Skip to content

攻殼機動隊 Innocence 看後感

innocence.jpg

經過接近十年之後,押井守重新再為自己當年的經典動畫“攻殼機動隊“作延續,帶來了Innocence,再加上近年來的TV Series Stand Alone Complex,攻殼1.5,電玩遊戲等攻勢,Innocence成為了這股“攻“勢的壓續。

當年的攻殼,揚名於國際之間,其深刻的科技刻劃,衝擊了西方科幻電影,帶來另一種層次的cyberpunk表達。主人翁草薙素子在這個新時代的新衝擊底下,尋求自己及生命的真實,與網絡的新生命傀儡師結合進化。

Innocence的故事則承接了草薙“失踪“後,九課調查一連串機械人殺主自殺的案件,以巴特為中心,追尋事件的真相。本來因為宣傳的重點都在“愛“字裏,所以以為故事是新的,其實Innocence是改編自漫畫其中第六話“Robot Rondo“,有關複製靈魂的故事。當然,電影版有很多不同的改動。

在看Innocence的時候,很有看SAC的感覺,可能是因為SAC本身的質素已相當之高吧。當然,這一次運用的3D技巧更好,出來的畫面很仔細漂亮,3D和2D也融合得恰到好處,畫面處理上更上一層樓。

這一次的背景,仍然是很像香港的街道,滿是招牌的壓迫感,不過今次則沒有太多的“水“。當中的高樓大厦林立於一股霧氣之中,看上去很有Blade Runner的感覺。顏色也由第一集的突顯科技森冷感覺的藍黑調,轉為比較“暖“的紅啡黃,或許是因為主題改變的原故。

故事一開始,也像第一集一樣先顯示了一句:

「如果我們信奉的神,還有我們追逐的希望,只不過是科學的量化,那麼我們的愛是否也將科學化呢」—— 利爾亞當《未來的夏娃》

未來夏娃書中所探討的人,就是用人造人可否成為理想的女性,一語道中片中想帶出的主題:人和人偶的分別越來越模糊,人身為人是因為有ghost,而誰又能知清ghost的本質?相對於人和人之間的“愛“的情緒,是否也和ghost有關?沒有ghost的話,又能有愛嗎?

故事始於巴特追查暴走機器人殺掉主人,襲擊人類,機器人不斷的求救,最終自殺收場。九課介入調查,因為事件中的受害人皆與Locus Solus公司私下和解,而受害人當中又有涉及政要人物,可能與恐怖活動有關。巴特這一次與德古沙搭擋,逐步追查出事件的真相。

開場的opening credit,是故事中gainoid的製作過程,當然也就相對於第一集時cyborg的製作。音樂也相類似,在原來的音樂模式上再加上多一點的變化,加添更多情緒的抑揚。

故事的說法也是一樣,從一連串的案件當中,帶出哲學味重的問題。故事發展除了案件外,還記錄了巴特與他的狗的生活。在九課中,我們其實還可以常常聽到他們提起少佐。這一次,問題不在於個人意識危機,而是與很多其他人的連繫相關的社會。故事的介紹已說明了,在這個未來的世代,人與機器的界線越來越模糊了,在上一集探討過所謂的ghost是什麼,今集要看的反而是肉身。

片中的對話也有不少的哲學問題,例如我們為什麼要做出像人的機器人、生育和人工生命、外部記憶等等。不過在提出這些的時候都比較“突兀“,所以聽上去好有說教的味道,而且引用超多,常常會有不明白的地方,所以初看還是會悶。

而影片中,也像第一集一樣有一場完全的場境展示,這次是Etorofu這個地方的一些傳統巡遊,據說是到很多不同地方取裁,包括大陸和台灣。

就全片科技感而然,當中也有“黑來黑去“的情況,當中最令人有深印象的,是德古法墜進了虛擬現實迷宮的一段,緊張得很。而廣東話中央電腦,配音反而有點搞笑。不過整片的科技感不算強,還有一種復古風味在當中。

innocence,其實也就是指人偶和狗,他們都是沒有意識的,也就是沒有ghost的,所以也免卻了人類所擁有的意識,是innocence的。人類在未來,不論在身體和思想上,都步入了機器化,所以才會製做人偶,為自己的心靈帶來慰藉,從製造假生命,證明自己是擁有ghost的至高無上物類,將自己神位化。這種自我意識過剩,卻引至對現實其他事物的輕視,失卻了應有的innocence。身體和ghost是同樣重要的,我們依靠身體來與世界接觸,那是我們對世界事物的接口(interface)。所以,我們不能讓自我澎漲,求同存異才是道。

總括來說,故事本身很簡單,但背後的道理還是很難明的,還有那一大堆的引經據典,意義更難明,只看一次是不夠的。

Jacky05 Oct 04 3:45 pm 寫關於動漫, 科幻

Tags: , , , [ 永久連結 | 引用 | 回應 RSS ]

3 個留言

  1. 引用了。謝謝。

  2. 引用了。謝謝。

  3. INN 寫於 09 Mar 2010 4:26 am

    押井在訪談時說曾有這麼一段大意是 : 劇情難懂?深奧? 沒有這麼麻煩的東西,最主要是要你們看這高畫質的影像呈現。

    有此可看出,對於眾多強行附加現象解讀的自我評論者的一大八掌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