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blogger 聚會 – 漫談傳媒

Meeting 01
Meeting 02a

星期六下午,去了 sina 辦的 blogger 聚會,當日的嘉賓是 Florence沈達元曾志豪 ,三個分別是不同媒介的傳媒人。主持人當然就是 hang 了。現場有 街坊茶樓 做了錄音,大家可以留意一下。

在下則以小小記憶,說說當時談過甚麼。因為沒有筆錄,所以下文很多都是「大概」的意思,以我自己的文字寫出來,很多時都不是講者的 exact wording。希望在意思上沒有歪曲吧!有的話煩請指正。

嘉賓:Florence

Florence 本身由報紙轉做雜誌,坦言做雜誌比較舒服,但做報紙則比較見多識廣。做報紙是每晚都有死線要趕,在人人吃飯的七八點,就是他們最趕忙的時間。做雜誌的死線則是每個星期,相對來說比較輕鬆。

另一方面,做雜誌也比較「編輯自主」,因為題材、角度等等都要自己構思。她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有一次訪問蘇玉華,而她的同事碰巧訪問一位曾為蘇玉華洗過碗的女工,兩個訪問剛好可以對比兩個不同階層的人,非常特別。

Florence 也談及了一個她有份參與,談及 30世代 的專題,最令她震驚的是 30 世代學歷高薪金少,入息中位數過去 5 年並無大幅變動,維持在 1.1 萬元水平。大家也討論,1.1 萬如何維持在香港的高消費生活呢?結論就是:他們在薪金入息以外另有投資、股票一類「收入」,並沒有納入統計當中。我心想我並不太懂怎麼去投資,沒有興趣也沒有精神,看來我應該是註定徘徊「赤貧」的香港人了…

問及她寫 blog 的事,她認為寫 blog 的好處是可以將一些雜誌出不到的內容,寫到 blog 上去分享。她在 blog 上就有很多訪問的「後記」,內容更「到肉」。她覺得 sina 的社群有一個很不錯的氣氛,不相識的人隨時會走進你的 blog 留言問好,感覺特別。她說有想過寫一些專業的例如「如何套料」的「技術性」文章,但不知道大家愛不愛看。我和 hang 笑說其實也可以寫啊!然後就可以變成一個專題,結集成書了。

說來慚愧,Florence 做的 u-magazine,我其實沒有怎樣看過,只買過介紹本 blog 那一期…

嘉賓:沈達元

沈達元曾做過亞視新聞報導員,現職港台。我在一次電台節目訪問跟他有過一面之緣。他分享了不少在電視台的經驗,例如訪問的情形、報導時的設備和情況,亞視資源問題,各種趣事等。

他的意見跟 Florence 也類似,他認為做新聞的真的可以認識到很多不同階層的人,但做得太久就開始覺得沒有甚麼東西可以學,所以才想轉轉工作環境。

他談及作為一個報導員,其實也應該對所報的新聞有所認識,如果只是讀稿而沒有搞清楚狀況,很可能會鬧笑話。他曾經報導一位台灣人的名字叫「陳水在」,可是在稿上寫的是類似「陳水在台灣..」,變成廣東話後他讀成「陳水o係台灣…」,人名讀錯了。不過,我個人認為這應該算是技術上的問題,始終報導員不是百曉生,能夠有充份理解當然好,但寫稿的也有責任去說明吧!

說到港台的工作,他說的確比較有自由的空間,不過也很可能是因為自己作的節目沒有大的影響力,所以相對的限制也不多。

嘉賓:曾志豪

曾志豪是《頭條新聞》的主持之一,所以談了很多頭條的事。他認為這些嬉笑怒駡的節目,最重要的是夠好笑。現在的頭條,他覺得最好笑的還是超人。其他人提出舊時的頭條,在主持人你一言我一語之間的「互窒」已可達到諷刺效果,跟現在超人的「搞 gag」式的很不同。

hang 問他在頭條做時,會否覺得受到限制,有時不能說想說的事呢?他說的確有些限制。那香港是否沒有空間給人開政治的玩笑?他說其實不然,大家看看一些楝篤笑如黃子華、林海峰等等,都用上政治為內容,而香港人又愛看。他又舉例台灣的諷刺時弊節目,是很大膽的,會得罪人。但因為他們夠貫徹大膽作風,所以也建立了「江湖地位」,連被他們「玩」過的人,也會上節目客客氣氣。在香港就沒有這種氣氛了。

他說,在傳媒上說不出來的東西,寫在 blog 上就最好,至少可以留個地方給人看看,雖然其 blog 人流很低。他覺得做傳媒,想出名是理所當然,也是一種職業道德,出名才可以發揮影響力。不過我認為這是兩面的,一方面當然有人希望用傳媒的影響力做些事,但另一方面也有從業員希望能夠做好本分,傳遞真確的消息給觀眾,也是有意義的一件事。

傳媒與 blog

之後大家談到現在傳媒的作風問題。在電視、電台上,這問題也許並不嚴重。但在報紙、雜誌上就很明顯。Florence 和沈達元都說到,現在傳媒的失實、斷章取義式的報導,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時間太趕,又不夠料報導,所以在東拼西湊間,出來的內容未必能夠說出實情。 羊狼二世 提出,因為現在的報紙不單單只是在報導,還要 take side,在短時間和資料未夠多時,就要訂下鮮明立場。哪為甚麼要 take side?因為觀眾喜歡看。曾志豪就說如大公報那些報紙不 take side,但港人看上就會覺得「無料到」。我想這在某程度上表現了港人缺乏思考,連 take side 也要報紙代勞,所以才會造就這樣的傳媒生態吧。而大家也很同意,傳媒這種作風,觀眾/讀者要付上一定程度的責任。

五師兄 提到 blog 興起,或可能提供一些不同角度,某程度上填補了傳媒報導漏洞。我很同意,因為看 blog,我多看了不同人的意見和角度,很多都是在報紙上找不到的,而且更貼近一般人的真實意見,沒有「上頭」的控制,更是暢所欲言。blog 解放了一般大眾的書寫和發表權,更可以組成一種強大的民間聲音,是以前做不到的。

想起之前的討論,有人說 blogger 只是說要「影響社會」,是不是要找幾個政要給你們推翻就好了?在此,我認為 blog 的影響力可有軟硬之別,外國 blogger 組成的力量,推翻某些政要名人,是一些實實在在的「硬」影響。但 blog 的影響也可以是軟性:從多讀取得更多角度,從多寫得到更多思考空間。如果有越來越多人能有獨立和理性思考,對於社會整體也是有益處的,這就是所謂的「軟」影響了。至於 blog 能否朝這個方向走,就靠大家多推了。

說到傳媒與 blog 的關係, 五師兄當然不忘提一下他的 油魚 事件。現階段 blog 是傳媒的一個找資料的地方,有專人從各大討論區和 blog 上觀察熱門話題。而傳媒亦在摸索 blog 這個「新媒體」會有甚麼影響。不過,我自己有時候會很怕傳媒標籤了「blogger 的意見認為…」之類,對很多 blogger 來說,blogging 並不是甚麼職業,也不能代表甚麼特別類型的人群,因為人人也可以是 blogger,blog 只是發表平台而已。個人認為,說「blogger 認為…」還不如說「公眾/民間/有人認為…」比較好。

好像扯遠了不少… 以上,是我比較有印象的內容,要原汁原味,還敬請期待街坊茶樓的錄音。我覺得這次的聚會很不錯,閒談沒有壓力,不過討論氣氛如可以再熱烈點就更好了,感謝 hang 努力去搞這個聚會,希望以後類似聚會可以陸續有來吧!

More:

Jacky20 Mar 07 12:06 am 寫關於網絡

Tags: , , [ 永久連結 | 引用 | 回應 RSS ]

12 個留言

  1. 很詳細,其實這些應該是由主辦的我們去寫呢~ 哈哈,還是懶,等podcast 算了。

  2. 多謝你咁記得我,可能我們打對面坐吧?

    又,「唔夠 time 但又要 take side」之論應是 Narnia (羊狼二世)所說的吧?我只是搭訕說看 blog 不用 take side,因為可互動,可 link,所以比較容易看得全面過報章和電視。

    Anyway。It was short,but it was fun!

  3. hang: 本來諗住寫 points 算,但越寫越多..

    五師兄:謝,已修正~
    我係座你隔離隔離再隔離o個個

  4. hang: 如果你可以出番個出席人 list 就最好了…

  5. 噢,那你應是上面第一幅相中左下角拿著杯子的那隻手啦?

  6. 五師兄:沒錯!

  7. 原來Jacky係果位樣子十分斯文的年輕人?我以為係HS隔離再隔離果個…(HS係五師兄隔離果個)

    搞錯左添…

  8. 其實當日我係咁望人地衣衫上既貼紙...但係D字體太細我睇唔清...都唔知邊個打邊個。又怕羞喎,唔敢開聲問:喂,你係乜水?=_=

    阿Hang下次可否整D大隻既字體?我係「字大派」嘛!

  9. 羊狼二世:
    咦… 唔係喎….
    依次序:五師兄、HS、Kursk、我
    死啦… 隻手係咪我o既呢?

  10. Jacky 說:
    羊狼二世:
    咦… 唔係喎….
    依次序:五師兄、HS、Kursk、我
    死啦… 隻手係咪我o既呢?

    – 諗左好耐﹐都唔肯定~~~我係左上角將張貼紙貼了係手﹐坐係你旁邊果個

  11. 估唔到大家會響度「相認」。我係睇自己blog的「訪客來源」時搵到呢度的,早已聽過Jacky大名,卻無緣拜訪,在此見過,謝謝你連結我的文章。

    當日最初我只係諗住來聽野,冇話抱太大期望要認識各位的,但後來臨走時見大家「一哄而散」,又覺得有D可惜,當係識多幾個朋友都好,希望下次阿鏗再搞時讓bloggers有更多交流的機會啦。

  12. 當日嘅現場錄音同完場後錄製嘅街坊茶樓Podcast節目會喺23/3星期五中午出街呀。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