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秀蘭:新世代公民社會

人們要罵長毛語言暴力,沒有問題,但議員代表人民,發言的時間很寶貴,為什麼只顧在罵同事說話惡毒,但卻忽視了真正要罵的制度暴力?

何秀蘭沒有激動言詞,有條不紊地道出香港現行制度的缺陷、新世代新公民社會的形成、制度暴力如何殺人。但即使她說得如何有禮兼有理,那些問責官員根本聽不入耳,甚麼語言暴力,有何相干?

2個回應

  1. 何EE係小數具口才,論述,而style偏向言情既女性從政人士…比起佢恩師只係擺一副惡相姿態更具說服力.

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