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八百比丘尼

上星期五去看 Pop Theatre 的《八百比丘尼》,就是改編自《火之鳥》異形篇有關八百比丘尼的故事。舞台劇我很少看,覺得戲演得還算不錯,不過可能我早知劇情,沒有驚喜之餘,也覺主人公未夠大徹大悟。

故事不算複雜,左近介自小被霸道的領主父親女當男養,對他恨之入骨。當知道山上的八百比丘尼竟可治癒父親重病,便與僕人上山殺死八百比丘尼,卻發覺被困上山。山上時空亦倒回三十年,有人前來救醫,他便假扮成八百比丘尼,用火鳥的羽毛替人治病。時間在救人之中消逝,左近介才發現,在三十年後年輕的自己,會來了結自己的生命…

在看戲時,我發覺這個故事的一個 loop-hole:八百比丘尼是有機會決定自己會不會死在左近介手上的,就是在領主請人請她下山的時候,如果她沒有下山,左近介就不會知道八百比丘尼的事,也不會上山殺死她了。這樣,她就有可能脫離那時間迴轉的宿命。在這種意義下,她是否選擇下山,就另有意思了。她選擇了結自己以償罪,還是留下性命去救更多的人呢?當然事情還不是這般非黑即白,例如她不死的話,就沒有「新」的八百比丘尼回到過去替人治病。

之後我回家看原著,才知道原來也改編得蠻貼近的,不過原著令我感動的地方,是左近介的善心。她看見妖怪卻不驚慌,動了善心,一視同仁對治好他們,將這工作視為己任,感覺就好像德蘭修女。舞台劇礙於限制未能表演出各種妖怪,所以就將重心回到左近介對父親的追憶與夢魘,正當自己恨惡父親之時,自己卻也漸漸變得似他。

在這裏有一點舞台劇所獨有的,是其母親教導他要有包容的心,如一座大山包容所有東西。而他後來治療妖怪的工作,也很需要包容的心。只是這道理並不是由劇情交待,有點可惜。

八百比丘尼說的其實還是輪廻,不過經歷時間穿梭,就更添一重意義。記得早前在網上看過這麼一個故事,說人死了見上帝,上帝對他說會將他再送回人間,但時間並不同,而原來世上的所有人,都是由一個人不停時空輪廻而來。所以我以外的還是我,但我們卻自私,沒有包容的心,便又與自己發生戰爭,自相殘殺。這故事的道理,與八百比丘尼,其實異曲同工。

相關連結: 火之鳥 – 學會放棄,才會得到更多

Jacky22 Jan 11 2:05 am 寫關於動漫, 電影

Tags: , , , , [ 永久連結 | 引用 | 回應 RSS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