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VA:Q 之後

不論 Q 裏引發了多少故事的疑問,這上個新劇場版的走線,仍還是傳統戲劇起承轉合。主人公碇真嗣跌入低谷,最終一如預告所言,又必要再學會生存,改變看法,創一番新世界。

舊作裏人們對電視版和電影版(EOE)結局都有不同看法。一般是認為電視是補完成功,真嗣在補完過程學會了自己能在世上有個位置,現實如何觀乎內心、看法。在 EOE 裏則是補完失敗,身處 LCL 之海,他想見回他的朋友,即使可能再帶來傷害,於是 AT Field 再展開使人再能分隔開來,補完計劃失敗,人們只要有心就能回來了。

雖然這兩個結局補完一成一敗,但都卻感覺正面:再拾自信面對新生,知自己的心更為重要,有勇氣面對現實的挑戰。這是成長,很個人的。這不關乎人文關懷或對人類命運的關注,也不關乎補完之成敗。而是通過將碇真嗣拆毀再重建,令他明白自己,再能踏出去。這是 EVA 的中心主題。有人感覺 EVA 很沉鬱很宅,但到最後還是勵志的,是置之死地而後生。

那麼庵野想在新劇場版做些甚麼?留意這是重建,不單只是重製。他曾提過開始新版的目標之一是成為像高達系列的大作一樣,無論在動漫界或社會都有位置,並支撐起業界。所以說新劇場版是為往後可能的系列作品作為基礎,示範如何用不同方式展開 EVA 的故事,甚麼可以變,甚麼是不變的核心。

在新劇場版裏看到的線索,是平行世界或重複故事,由 EVA 本作自生分裂成不同故事版本,發展另外的可能性。其實原本舊作也很著重於平行結局,如電視 26 話裏有個快樂家家酒世界,在 EOE 裏甚至變成真人版1。這可能是庵野提供系列化的一條路。不過,在我看來,EVA 本身個人風格太強烈,再詮釋的空間其實很有限,沒有了庵野,大家或許都覺得不是 EVA 了。

我另一個想法,是與「現實」連結。EOE中的「現實」畫面中,曾轉到一個戲院與不耐煩的觀眾的畫面,真嗣與零對話:

「我的夢在那裏?」
「那是現實的延續」
「我的現實在那裏?」
「那是夢的盡頭。」

庵野甚至快速閃過 EVA 粉絲信。夢與現實之間互相連接。EVA 是大家的夢,也呼應大家的現實。夢以抽象方式延續現實,給觀眾一個避世之處,找到慰藉,但也提供出口,讓人勇敢面對現實。這種現實與夢,作品與觀眾的呼應,引發共鳴。EVA 若成為系列作品,或許其中一個方式便是與現實高度互動,成為每隔一時便重拍的作品,但主題故事走向則根基於當時社會的狀況而定。就今次《Q》的故事而言,與《破》預告完全不同,有一傳言是庵野在日本311後所改變了劇情,成為劫後餘生的樣子,所以結局也可能是很「動態」的。

當然以傳統手法結束也是可以的,也是看上去比較可行的做法。要將結局變得可親之餘,也要由真嗣個人救贖,提升到關注人類命運的層面,將故事變得「史詩」,格局大了,後續作品就有更多著墨空間去發展。但這麼下來,就可能不太 EVA 了?

廢話了一堆,還看新劇場版的結局如何…

延伸閱讀:


  1. EOE 裏並沒有直接插入此段真人版劇情,而是剪接某些畫面而已。但實際上這段真人版是有給拍出來,而且也是有劇本的,裏面有明日香、美里和零,但沒有真嗣。後來收錄在追加資料片上。 

Jacky24 May 13 1:35 am 寫關於動漫, 科幻

Tags: , , [ 永久連結 | 引用 | 回應 RSS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