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城

之前看了新蜘蛛俠,愛人要出國留學,在愛情的十字路口,彼得說:

「在倫敦也有壞人吧?」

令我想起黑夜之神裏的小丑,有這麼一句:

「這城配得更高級的罪犯。」

這句除了懶型之外,也道出英雄奸角在城裏打生打死,對所處城市有一種情意結。在蝙蝠俠裏,小丑這情意結何來是不清楚的,也不能說,否則小丑就不夠邪惡了。Bruce 就很大程度因為父母有份建設葛咸,所以會想守衛這城。不過對於年少氣盛而又熱戀當中的蜘蛛俠,看來守衛那裏,似乎都不重要,再說他的信條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跟生活地也是沒有太大關連。

英雄片比較少碰地沿政治,以免劇情太複雜,專注正邪大戰就好了。Christopher Nolan 在黑夜之神第三集裏試將對立面提升到城市層次,但感覺也是勉勉強強。其他如 X-Men 或 Watchmen 會用世界歷史事件穿插故事,但也似乎只是劇情工具。

EVA 裏也有用城市情意結這一招。你知道真嗣,為了找駕駛理由有多苦惱,葛城為了說服他,就帶他去看第三新東京市,配以雄偉音樂,以求振奮人心。葛城這招其實蠻有風險的,真嗣會覺得受不住保衛城市的重擔而放棄駕駛也說不定。再說真嗣其實也是初到貴境 (第二集而已),怎麼會這麼快與這城生出感情?所以之後他又逃走了。

在一個地方生活,有熟識的人,跟他們有共同生活經歷,便會生出感情。在城裏生活的矛盾在於,人口密集大家距離明明很近,卻又是感覺很陌生。大家都活在同一個地方,但卻未必有同樣的生活。跟據桑德爾在《錢買不到的東西》裏的說法,錢能腐化某些價值,例如球場包廂獨處一角,與其他球迷分割開來,於是大家同看球賽,卻是不同經驗。沒有了共同生活的空間,不同的人沒有溝通,桑德爾說,這不利民主。

近年香港興起本土意識,主要重點在資源分配上,理應本土優先。但若說大家的身份認同,甚麼香港精神、核心價值,大家都各有說法,似乎也就暗示大家過的生活其實很不一樣,沒有共同感覺。若問我身為香港人有甚麼獨特之處,我也其實想不出甚麼,只能說個黃子華的笑話:香港人的精神就是「無精神」來胡扯過去。

這種分割的感覺,這年越覺嚴重,大家都各自呼喊,自說自話,沒有對話。對於我城會如何,我想我跟部份人一樣,感到無力之餘,也越對我城覺陌生。

Jacky11 Jul 14 10:26 pm 寫關於生活, 社會

Tags: , , , [ 永久連結 | 引用 | 回應 RSS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