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天意茫茫 – Predestination

得知海萊茵的《All you zombies》改編成電影,所以一早抓了來看。原著是小故事,所以會不夠細節,不過正正是這些空白位置,給予編劇有空間去發揮,所以小故事改編成電影通常都較易成功。(相對大故事改編通常都很慘) 《Predestination》(逆時空狙擊)主要的改編位置是引入炸彈客一角,這卻是成也蕭荷,敗也蕭荷,應驗了片中主角的命運。

[Spoiler 以下劇透]

這故事時間跳來跳去或令人亂,最好的檢視方法,是從主角本身的生命時間去看事情發展:

  • 主角 Jane 出生,被放在孤兒院門前。她在孤兒院長大,與其她女孩卻有點不同,聰明卻愛打架。年輕時她應徵一間太空公司,卻因打架而被取消資格。 (1945)
  • 她上夜校時,碰上一位男生,戀上了,有了他的小孩,男人卻失蹤了。 (1963)
  • 她自行生下孩子,卻在醫院被人搶走了。醫生發現他原來天生是雌雄同體,在她生產時切去她女性的部份,她被迫變成他,叫 John。 (1964)
  • 他以筆名「未婚媽媽」寫專欄維生,在酒巴遇上一位酒保,透露了他的悲慘過去。酒保說可以帶他去殺那毀了他一生的男人,條件是要替他工作,他答應。 (1970)
  • 酒保帶他到了 1963 年,他戀上了 Jane,也就是他自己,也知道了酒保是他未來的自己,開始明暸這原來是她/他的命運。他拋下了 Jane,答應酒保到 1985 年時空局(太空公司)工作,主要目標是 1970 年代的某炸彈客。
  • John 跳到 1970 年,去試阻止炸彈客,卻給他逃了,面嚴重燒傷。有個人(酒保)幫他開動時間裝置回未來 (1985?)。
  • 在時空局醫生醫治他的傷,他的面目全非,聲線也變了。康服後他去到 1970 年當酒保,聽 John 說他的過去,應承他可以報仇,帶他到 1963 年。
  • 酒保自己跳到 1970 年再次面對炸彈客,也是讓他逃走了,並幫嚴重燒傷的自己啟動時間裝置。
  • 酒保再到 1964 年的醫院綁走 Jane 生下的女兒,跳到 1945 年放在孤兒院門前。
  • 酒保到 1963 年,接回知到直相的 John,召他入伍時空局,跳到 1985 年。
  • 時空局說酒保可以退休了,酒保選擇到 1975 年的紐約,也就是炸彈客時期,臨走前時空局給了他一份文件。他帶著的時間裝置本應會在到達時自動關機,但卻沒有。他打開一份時空局給他的文件,說發現了炸彈客所在。他追蹤找到炸彈客,發現一個老人,卻原來是老的自己,他開槍射死了老人。
  • 他因為多次時空跳躍而精神失常,並用時間裝置去進行一些小型爆炸,為要炸死可能的炸彈客。但其實他已成為了炸彈客。

電影說故事的形式,是以炸彈客為貫穿,但若你從上述順序去看,炸彈客與主角的交雜於其人生的下半段。他本是為了工作,才面對炸彈客的,所以他對於炸彈客的窮追不捨,大概是出於對工作的榮譽感。故事是有描寫他年輕時對太空公司工作的憧憬,但那時他(Jane)還未知那是時空局。後來他對時空局這工作的憧憬,竟可大到令他忍心拋下 Jane 成為未婚媽媽嗎?是一種想對自我的重新肯定嗎?那個可憐的 Jane 怎麼辦?還是那麼早他就察覺到自己廻圈的命運,認命了?

也看不出他自己本身對炸彈客有深痛惡絕之感,不覺得他是很有正義感一類的,加上他入伍前那未婚媽媽人生,更覺得他的人生觀可能是灰灰暗暗的吧?怎麼會那麼想將炸彈客找出來?想到退休仍繼續?想到即使自己精神失常,仍以那炸彈客做目標?因為被毀容之仇?(可他之前也試過改變容貎) 在這裏有關主角的動機沒有處理好。這炸彈客是原著裏沒有的,在電影裏加入相信是為了劇情更緊湊,結局更震撼。無疑這是有些效果的,但卻與主角的人生連不太上。

而主角是如何到了「認命」的階段呢?酒保默默執行在時空跳來跳去,綁架自己,放自己於孤兒院門前,再勸 John 加入,這一連串動作在自我完成廻圈,是一種意志的屈服。這是基於某些時空定律?他個人的意志有沒有猶豫過,例如不綁架自己會如何?有沒有過想突破廻圈的想法?這一塊是缺了。

同樣,原著沒有交代如 John 如何戀上 Jane,讀者可自行補完或許他完全不認得她之類,但電影裏 John 卻似乎認得她,就很難想像他明知這情況,而跟她展開戀情了。或許這裏可以著墨多一點,這段戀情如何發生?他對「自己」、「我」這概念在經歷這一衝擊下如何改變了?他對自己有情意結?

電影描寫得好的地方,由 Jane 變得 John 的歷程,由主角倒敘細訴其改變之苦,叫人同情。可是對於原著之補白位,炸彈客、主角戀情、行事動機、背景等卻有所欠缺。於是炸彈客故事,只強作了緊湊,但道理卻說不太成。原著本身的曲折奇情有吸引力,但改編本身卻未能完滿原著天意茫茫的深意。

Jacky16 Mar 15 2:14 pm 寫關於科幻, 電影

Tags: , , , [ 永久連結 | 引用 | 回應 RSS ]

2 個留言

  1. kahip 寫於 22 Mar 2015 8:00 pm

    看完你的影評,再翻看某些片段,看法跟你不盡相同,希望能透過討論豐富自己對這部電影的理解。

    1.我覺得電影的主線一直圍繞在「雞與蛋」的問題——究竟應該一直困在裡面,思索雞先還是蛋先,最後無疾而終;還是跳出這個蛇咬蛇的框框,選擇另類答案「公雞」。
    。酒吧見面前,酒保應該一直盡忠執行規劃局的任務。
    。酒吧內,他問了「雞與蛋」的問題,John的答案令酒保重新思考,所以他帶John回1963年後有跟John說John是有選擇的。
    。看到John並沒開槍/離開,他覺得要改變命運必須自己去解決炸彈客,所以(非法?)跳到1970年,可是並沒達到,這兩件事令酒保再度懷疑自己是否能改變命運。
    。酒保回到1964年的時候,他在育嬰室外跟Robertson的對話也說明了這點,可是這個時候Robertson幫他洗腦,說他是那個例外,可以改變這個predestination paradox。Robertson臨走前,酒保問到底要怎麼做才能「不知道自己將來的命運」,Robertson欺騙他要先有蛋(需要先回到輪迴),所以他不懷疑地去抱走自己又帶自己加入規劃局。
    。酒保在John病房外又被Robertson欺騙,Robertson說酒保退休的時候time machine就會停止as regulation,酒保回到1975年原本真的想休息,但他發現time machine沒有停,又在古董店被那個女店長性騷擾,重新將他拖出退休寫作之路並帶回追殺炸彈客的命運裡。
    。炸彈客的存在我覺得很重要,尤其最後洗衣店的那段,這個階段的炸彈客清醒也正義,而且知道怎麼才能避免這個無限輪迴,所以叫酒保別殺他(他以前也在洗衣店殺過未來的自己),酒保覺得炸彈客邀請自己一起幹會令他走上一樣的命運,所以他想打破命運,把炸彈客殺了,可惜這樣反而令他繼續困在命運之中。

    至於愛情,我想成龍也未必想將自己捲進那麼多的性醜聞裡面,John看到Jane不馬上離開就一定會泥足深陷,越踏越深(他剛看到Jane就說他美麗,自戀狂),到最後想盡責任留在Jane身邊,卻又被酒保說服走了。

  2. Robertson背後搞局是可見的,他在那一個方向推一把,才能完成廻圈,就成關鍵。故事設定整個時空局跟炸彈客也有雞和雞蛋的關係,試圖讓這大廻圈和主角本身的廻圈互相呼應,這想法很好。這也就要令到主角和炸彈客有類似宿敵的關係,事出要有因,尤其當他未知炸彈客是自己前,那份窮追不捨決心,若果說是由Robertson精心炮製,那顯然故事對此經營不足。John與Jane之間的情也是同樣,我們當然可以畫外補完,但故事應留足夠線索。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