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開卷筆記 – 獨裁者的進化

dictator-learning-curve

據說這本《獨裁者的進化》與《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是佔領其間的熱門書藉,兩者都有對中國的情況作出批評。《國》比較學術性,而《獨》則是作者的採訪記錄,當中有很多獨裁國家在阿拉伯之春之時的一些故事,讀來流暢。

民主的戲法

獨裁者的進化,是不能再作真小人,而要作偽君子。因為全球化的關係,國家必需面對國際,不能再以獨裁者自居。於是獨裁者使用一些民主「工具」,例如選舉、法治、言論自由等等,去扮表面上民主,實際上獨裁的戲法。在假民主下,往往就是三權不分不獨立、以某些萬能key如國家安全設惡法、控制傳媒、控制軍隊、修憲、收買反對黨等等。這些都是魔鬼在細節的操作。

在這些多年獨裁的國家裏,也可見世代爭。反對黨多年以來的反對運動出現慣性、因循,對獨裁者來說不成威脅,更不用說有些反對黨其實已暗中歸邊。年青一代對此是甚是不滿的,於是會自發地進行另外的抗爭行動,對於反對黨的行動嗤之以鼻。這些年青人正是阿拉拍之春的主角,帶來一波波的革命。獨裁者一方面有可能拳怕少壯,另一方面卻知道年青人乃血氣之士,是有機會被擺弄的,於是會成立類似共青團的組織,使年青人分裂,年青人鬥年青人。

抗爭者的進化

有供便有求,自有了獨裁者,便有了對抗獨裁者的一套套技巧方法,年青鬥士會出國與其他國家的反抗者交流。其中一些重要的課:反抗組織本身不能是開放民主,反而要像軍隊,有階級有紀律,因為他們對抗是國家機器。反抗者不能擁著崇高理念而孤芳自賞,若相信國家的權力源自人民,便得盡量爭取最多的人民支持。非暴力的抗爭最具威力,因為它既不能讓獨裁者有藉口,亦能爭取人民支持。在這幾點原則之下,便可以發現民主戰場除了實際與政府執法者之間的血肉抗爭,更多是在輿論的操作之上,尤其在這資訊世代,訊息理念如何得以傳播、其果效、傳染性,看來更是重要。

政府權力來自人民

中國似乎是在獨裁者當中最厲害的一個,她不是用假民主運作,而且這些年的經濟成績令世界震驚。而共產黨的這些成績,便成為其統治的正當性,即是說因為官治有道,所以應該官治。這成了權力正當性的一個哲學命題。作者花了好些篇幅講中國共產黨如何改革其政治制度,使國家成長。共產黨是由一小群人組成管治核心的,並沒有某個獨攬大權的人,並且有換屆制度,以防某些權力之座大。黨派出很多黨員出國留學,學習先進國的管治之道,帶到國內,並繼續以「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心態應用種種技術技巧。他們都有一種想法,見西方民主國家都覺得混亂,覺得中央管治更有效率,比起其他民主基制更為優勝。他們以一班菁英官治,延續良才治國的傳統。

然而,作者點出這種管治的問題:人民仍然有很多不滿,多是對地方官員的。相比起例如美國,人民的不滿多是最高階層,而不是地方官員。這種分別的原因在於官員的權力來源,在中國地方官的權力來自於中央,是中央委派的,所以地方官員要效忠的對象是黨,因此會為自己的政績,有報喜不報憂的傾向,更甚者是打壓人民,對上表現出一切安好,隱暪其官治不良之處。地方官不對人民負責而形成的副作用,是這個架構的體質問題,不能靠左修右補而解決。解決之道,是更開放、更大的問責性、更民主的架構,官員對人民直接負責,使官員得直接回應人民生活上的各種訴求。問題是這種開放、民主,會危及一黨獨大的權柄。

這裏你便看到共產黨對於管治的執念:治國之道在於賢能,管治的正當性在於管治有道。下意識就是不認為政府的權力來自人民,覺得人民當家作主只會帶來亂像。而只有黨這種菁英集團,才能夠製造這些治國賢能。歸根究底,還是一種自負,一種看自己比其他人高的姿態,實際上攬著權力不放,即使藉口說得多漂亮,或者說到連自己也騙了自己。

即使不問權力的哲學問題,我們也可以從根本去看:為甚麼不許人民說政府壞話?有沒有當大家是平等的?有沒有尊重反對者本身也是一個人?

中國的例子告訴我們,經濟的自由不必然帶來政治上的自由,反而是可以用各種巧妙操作使人民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不過,因為根本問題沒法解決,使其看似表面強健,但對於人民異議的聲音卻如驚弓之鳥,要花極大量的維穩費去滅聲。在這越來越全球化網絡化的世界,這只會是越來越大的挑戰。

Jacky15 Jun 15 10:34 pm 寫關於書籍, 社會

Tags: , , [ 永久連結 | 引用 | 回應 RSS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