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開卷筆記─對人類的未來下注

the-bet

在1970年代,生物學家保羅・埃利希與經濟學家朱利安・賽門各持不同觀點,下了一場賭注,賭五種金屬價格十年後是升是跌。相信地球資源有限而人口已接近極限的埃利希賭升,相信自由經濟推動創新的賽門賭跌。這兩個觀點具代表性,一個悲觀一個樂觀,一個著重人與地球要有平衡關係,一個則為邊沁的功利主義要達至人類最大的幸福,再延伸到自由派與保守派、民主黨與共和黨的分歧。這場賭局雖已完結,但分歧卻仍然存在,並在這世代以氣候變化的主題捲土重來。

認為人口增長會令地球資源枯楬,無疑是重覆著馬爾薩斯的人口預測,令人質疑當中的準確性。不過在環保主義抬頭的年代,這說法卻是越來越具說服力,即使到了今時今日,我們也必需談永續發展,而不是當地球的資源是無限的。當年人口增長之憂,使人們專注於如何限制國家的人口,引伸出例如移民法的收緊,鼓勵女性工作,推到極至更有放鬆墮胎法,甚至引來族種歧視、優生學等說法。

地球資源的確有限,不過人的創造力卻不可少看,推動科技創意可幫助我們找到新的替代資源,這使經濟學家站到反對人口爆炸的陣形,他們認為人多反為更好,所以對於移民很歡迎,認為他們帶來的貢獻比起所耗的資源更多。這引伸出來的政策就是歡迎移民、投資的政策,鼓勵企業成長,寬減租項,甚至企業的「外部化」成本也不用付。這種說法並不用太多數據背書,只是一廂情願地樂觀,以至於例如對 IPCC 眾多科學家警告二氧化碳含量也可以視而不見。這讓人想起羅素的火雞。

就兩位學者的賭注而言,雖然是樂觀經濟學者賽門鸁了,但若仔細看金屬價格下降的原因,有很大程度是經濟周期的結果,即是說如果賭局時間一變,結果未必一樣。當然科技進步也仍然是有幫助價格下降,可是因果關係卻不是那麼明確。賭局除了讓議題簡化和失焦,其實並沒有說明甚麼,反而是使雙方更兩極化,更不願意互相對談。這影響到當年不同的美國總統的政策取向,也暗暗種下時至今日民主共和兩黨更沒有討論空間,使政策執行越來越難。

樂觀與悲觀,我們都需要。人口爆炸之憂已過,地球的人口,亦似乎在可望的將來可以穩定下來。但氣候變遷是我們當今最種要的議題之一,也最邪惡。地球的溫度自工業時代不斷攀升是不爭的時實。完美的市場從來沒有出現過,更惶論可以吸收經濟發展的「外部化」成本。通過回顧這場賭局,作者想我們反思現在,不要再在氣候變遷上重蹈覆轍,因為科技發展越厲害的另一面,就是地球也越容易「冚球剷」(地球末日)。

相關筆記: 世界,沒你想的那麼糟喚醒69億隻青蛙

Jacky05 Oct 16 10:37 am 寫關於書籍, 社會, 科技

Tags: , , , , , , [ 永久連結 | 引用 | 回應 RSS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