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rrival》的宇宙觀

我是先看 Ted Chiang 的中篇科幻《Story of Your Life》,網上有卡蘭坦斯的全文翻譯版本,讀的時候已心想,這好像很難拍成電影啊?因為當中觸及一些物理學的爭論,並一些語言學的點子,最終引伸到不同的宇宙觀,都是一些頗為抽象的東西,以文字媒介表達還好,因為讀者可以自己調整步伐,去到電影就似乎必需簡化了。再加上原著故事的結局可以算是亳無奇情曲折,作者 Ted Chiang 的作品被稱作「哲學式科幻」原因就在於他的作品不在奇情,而在其所帶來的思考。果然看到預告片時,那陣「荷里活味」很濃,不過還好,電影拍得不錯。

(以下劇透)

由科學再引伸到哲學思考,這途徑是令人很滿足的。在原著故事裡除了語言學上與外星人的溝通有突破之外,物理學上也有,外星人首次跟地球物理學家談得上的是費馬原理,這原理解釋光射入水發生折射,我們除了可以以入射角、折射率等等計算出路徑外,還可以依照費馬原理得出,就是光的傳播路徑必需是最少的,依這原理,光就得「知道」其所有可能路徑,然後取最小值。而令人意外的是很多物理學現象都依循這個原理,取最大或最小值。外星人對這宇宙的理解,就是基於這原理。這原理說來簡單,但以我們的數學來形容則很複雜。外星人的數學建基在這原理上,操作上相對簡單,但對於我們有關速度、加速度等看似比較簡單的物理,對他們來說卻其實複雜。

這原理的引伸討論,就是因果論對目的論,事先「知道」所有路徑的光,也就一早知道其「未來」如何,必需遵從取最大或最小值的原理而行,當中並沒有選擇餘地,也就是沒有自由意志,一切皆命定的目的論,亦因此時間對他們是非線性的,反映在他們的語言之上。相對來說,我們就是因果的動物,我們每一刻的選擇都依因果律影響到下一刻的事,時間是線性的,一件事接著一件事而來,而我們感受到當中的自由意志。

女主角 Louise 從認識他們的語言,知道他們的時間觀念,並令她能開始以他們的感觀來看宇宙,認識到費馬原理對她來說亦是一個突破點,這才將她在這個語言上的一些特質如沒有開始、終結,每個符號都是完整兼難以分解等等,連繫到時間,並使她有了他們的「能力」去看未來。

有趣的問題來了,她被「剝奪」了自由意志嗎?能知未來而不能改,那這能力又有何用?還是說會存在這麼一個狀態,你能知未來,也有意識,但完全「順服」?這不是「選擇順服」,甚至連動機也會與所知的歷史相符。Louise 經歷了一些外星人的視角,也或多或少改變她對於未來的看法,她可能站在一個有沒有自由意志間的模糊區域。

這原理另外的討論是比較宗教性的,例如神是不是也用這種時間觀,所以祂知道所有的事,但亦容讓他們發生?耶穌是明知自己要死,但仍要完成自己的使命?這當中的自由意志是如何?

所以說,電影因為沒有解釋到費馬原理,結果除了削弱了物理學男主男 Ian 在此的重要性外,也令 Louise 的轉變,由本來是哲思所帶動的,變成一種神秘體驗。在時間上,甚至是她第一次看到外星文字,就已經有未來影像了,這顯得有點神奇。另一點是,電影有市場考慮,終歸不能減滅自由意志,結果是「選擇順服」,而不是由另類物理時間觀所帶來的命定順服。

沒辦法,先讀原著就是這樣,總有差距。就如 Louise 了解了後,看東西的事情就不一樣了。若不論原著,則電影仍是不錯的,其氣氛節奏仍然會讓人思考一些比較「在地」的命題,例如首次接觸(First Contact)的各種考慮、語言與我們的感知、國際間猜疑與信任等等,也將 Louise 的經歷到的時空錯亂感表達出來。最後解救之法有違因果,而其實小說所形容的目的論世界並不會打破因果,只能說更有戲劇效果。有趣的是,Louise 的著作是否就此令到好些地球人有了預知能力?不能改變的預言又何必預言?噢,這是我們這些因果生物不會明白的地方。

Jacky02 Feb 17 7:26 am 寫關於科幻, 電影

Tags: , , , , , [ 永久連結 | 引用 | 回應 RSS ]

1 個引用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