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開卷筆記-Smarter Faster Better

Smarter Faster Better

看了作者之前的《The Power of Habit》,書後尾探討有關夢遊與成癮的關係,印象深刻。這次他探討有關生產力這事,不是 Getting Things Done 的一類方法論,而是通過各種訪問,歸納到的一些原則,當中包括產生動機、團隊規範、專注力、設定目標、管理他人、決策、創意與資訊吸收這八個範籌。這些原則也不是一體通用,而也是需要看情景而定,而作者就通過描述許多不同人的經驗,去將這些應用情景都寫出來,也是好看的地方。

動機:動機是我們行動的根據,而研究發現與腦中某區域有關,有些腦傷患者在該區域損壞的情況下,會變得整天都坐著不動,他沒有失卻技能,卻失卻動機。心理學上有控制點理論,在我們相信自己是有能力控制情況時,我們會產生較強的動機。控制點是可以習得的,例如在訓練之時多著重努力大於天份,給多選擇並多讚揚顯示出自我控制、選擇的表現,甚至簡單如重整起居空間都能有此效。我想起《反脆弱》一例:常備一封辭識信於櫃筒,會使你工作起來更有自信。

團隊規範:藉著看Saturaday Night Live的團隊互動,作者看一個有效團隊並不在於個個天才,而在於沒有明文的團隊規範,其中最重要的是心理安全區,亦即隊員可以暢所欲言,而又不擔心影響到團隊的其他例如人事關係等等,是故一個常常有爭吵的團隊,可以做出比一個看似包容和諧的團隊更好的成績,更有創意,隊員更能察覺問題所在。

專注力:在現代生活中的眾多資訊中,選擇如何取捨專注變得越來越重要。比較兩起不同的飛機事故,作者描述了有概念模型的重要性,有了大體飛機運作的概念,機師能夠在飛機失事,機倉內影響不同的警號之時,知道他真正要注意的是甚麼。沒有概念,就會被這些先進科技所發的警號所淹沒,而反而進入了「認知隧道」,只依一些本能或習得技巧而作反應式操作,而不懂專注該專注的。

目標設定:從以色列將軍錯誤估算目標的例子中看到,需要設定不同程度的目標:SMART目標與延展目標(Stretch goal),SMART是Specific、Measureable、Achievable、Realistic、Timeline之意,其所設定的目標著重於「貼地」式可行可實現可量度的,這是通用電器所以用的目標設定法,可以提高生產力,但若焦點若變成追這些SMART目標,卻可能會失去大方向,員工寫一系列雞毛蒜皮的SMART目標以「交數」,整體數字漂亮,但實際績效平平。延展目標可以定一個大方向,其特色是看上去並不容易做到,目光也較遠,可以訂立方向,作者引日本子彈火車為延展目標的例子。有了延展目標,就可以將其分解成一系列的SMART目標了。

管理他人:這裏提到了軟件行業常說的精實和敏捷過程,不過不同於業內人常用的工程目光,作者的角度是釋權,亦即管理者不做微管理,而是放權,讓最接近問題的人,通常是前線員工,去以自己的方法去解決問題。在汽車生產線裏,一個工人可以為了解決問題而暫定整個生產線,這讓生產上的問題可以盡早解決,而不用等到問題積累到一定程度後,其修復成本越滾越大,軟件業管這叫技術債。當中的危險之處是,一個前線員工是可以拖跨整間工廠的,但釋權的後果,是員工對自己的工作更有自主自覺,也更有責任心,團隊也更同心,視自己真正是公司的一部份。這個過程將齒輪還原回一個人。

決策:以撲克牌的例子,去說明貝氏心理學,亦即覺會計算不同的未來,其機率如何,然後簡單算出那個最值得做。我們人的本性就有很多貝氏心理,會估算未來,但亦有時候會有盲點,對於那些結果很不好的未來不屑一顧,低估,到其發生之時就有很衝擊,也後悔莫及。估算不論好壞結果的未來,也能令我們心理上更穩定,泰然面對。

創意:說了有關《Frozen》的創作歷程,最初試影時是劣評的,所有原素:皇子、公主、動作、打鬥、雪地等等都有了,但組合出來的故事總未動人,兩姊妹的關係非黑即白。在創作室設下時限後,製作團隊得尋找他們當中缺少了甚麼元素。作者另外說了《West Side Story》的創作過程,其成功之處在於組合了不同的舊元素:傳統歌劇、舞蹈、歌唱、管弦等等,轉化為新的東西。《Frozen》也需要此一轉化,創作者重新找回初心,他們想描述的不是非敵即友的關係,而是兩姊妹間時而愛護時而傷害的真實感覺,亦想表達姊姊想做好孩,而越做卻越糟人話柄,最後打破心魔做回自己。此一基調一定,整個故事就出來了,最為人所道的是其顛覆了皇子公主故事,皇子成了揶揄權位的壞人,姊妹同心對抗,並以姊妹的真愛解開了魔咒。

資訊吸收:以學校如何改善學生的成績為例,說明資訊吸收、轉化、運作,察覺其中模式,並不在於先進的電腦軟件管理龐大的資料,反而是使資訊較難吸收,令其更深印腦海。例子中學校本來投資了一筆在軟件上,為每個學生設立 Profile,收集資料並提供分析,但結果是忙得一頭煙的教師都無時間理會,系統就此被冷落。學校改變了方法,設立一間「資料室」,說穿了就是一間會議室,裏頭有很多板,而教師則用最原始的方式,以 Index card 為學生記錄學習上的資料,而且是老師們自己親筆去寫,然後貼在各式的板上作分析。開始時老師們只以為又是一趟苦工罷,但他們開始常用這個資料室。通過原始的讀寫、移動卡片的方式,老師們開始較看到學生的問題所在,亦能通過靈活的卡片組合,去分析並創造例如新的學習小組。

有關生產力的話題,應是怎講也講不完的話題,而我們亦要掙脫工業時代所謂的生產力定義了,更能發揮個人潛能,才能有新的東西走出來。這當中可能會引入一些有反「常理」的規則,使資訊難用、違反凡事向好看的原則、釋放權力、放棄專注某些訊號等等,因為我們對人腦和人的行為,已經有更好的理解了。

Jacky09 Mar 17 1:12 am 寫關於書籍

Tags: , , , , , , , [ 永久連結 | 引用 | 回應 RSS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