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筆記—為什麼Google不夠用

也是英文書名比較直白:《Head in the Cloud: Why Knowing Things Still Matters》,所說的是在資訊知識隨手可及的年代,我們為何還需要自己記得這些知識呢?作者做了各種的統計,朝著此結論:對於一般知識較好的人,會有比較高所得。他調查有關知識的方面有:地理、科學、運動、理財、讀音、串字、名人、健康等等。研究方式是網上抽樣的調查,據他自己說有較好的回應率,人們主動提供答案也較認真。以高所得為主要調查的分隔,可能會令人覺得有所偏頗,是必需留意的,而他亦有加入如自評快樂等作參考。

研究裏所問的一般知識,都比較以美國為中心,例如會問到的地理是美國洲分、名人等等,對於其他國家的人則未必熟識,這在我讀時引起很多疑問,這真是我該要懂的「一般」知識?不過也有其他問題,是比較跨國性的。我相信讀這書會帶來一種不爽的無知感,而作者口吻也比較像在恥笑。

簡單來說,對於高所得的人,地理、運動、理財這些一般知識都較好,是強烈的預測因子,甚至比教育、年齡這些因子更強;而上述其他如科學、健康、串字等則沒有相關。這是相關性研究,作者自己也提醒大家相關不等於因果,所以並不是說你立即補強這些知識就有用,當中的因果如何運作我們並不知道,但總括來說就是見多識廣的人(不是識「深」)會有比較高所得。值得留意的是,有時並非有相關教育就好,例如理財教育就證實與高所得無相關。

較令人意外的是例如在科學領域知有較廣知識的人,與高所得無關之外,也未必能讓我們得到共識。調查所見,對於氣候變遷的意見,竟是科學素養越高,自由派與保守派之間的分歧越大。

在此作者的立論是,我們有較廣較多的一般知識時,我們比較有概念如何去做搜尋,對於問題也有較好的直覺。他談到下棋,好的棋士其實是記得較多的「事實」(棋局),形成直覺,並知道如何將種種事實放入全局。所以說,並不是隨時搜到知識就可以了,我們要有何時搜尋的直覺,而這些直覺由學習一般知識所得來,這才能有效地使用到Google。相同的道理,並不是我們有了科學方法、批判思考、理性思維等等方法就夠,往往需要一般知識去形成我們懂得何時使用這些工具的直覺。

網絡帶給我們的問題,是我們可能因為依賴而變得超級無知,就是對於自己不知道的更加無知,甚至有逹克效應高估自己。作者特別研究看新聞的人,誰比較消息靈通(推論為一般知識較好),當中除了比較如 ABC 和 Fox News 這些重點比較外,讀社交媒體或客製化新聞如 Google News 的人,就如 Fox News,都傾向無知。想當然是因為客製化形成的泡泡,較少會看到其他觀點。比較有趣的是,新聞娛樂化未必是壞事,調查便見會看《每日秀》的人都有較好的一般知識,可見當中的重點可能還是取材的廣度。

假新聞、謠言等等在近期鬧很大,得多都指這些在社交網站流通的標題黨(clickbait),都大大影響了brexit和美國大選的結果。根本問題是網絡的免費模式,使點擊廣告主導了媒體生態。作者對此的行動是:將花在社交媒體的時間減少至每日一兩小時,看傳統媒體以補足各種觀點。不過也得留心的是,傳統媒體轉戰上網時,也可能有時變成標題黨。

至於對於公眾調查,作者建議商議式調查(deliberate polling),過程是先做民調,然後小組討論,再做第二次民調。過程較為繁複,成本也較高,但對於參與者來說,他們可以對問題有較足充的認識,並知道其他觀點,得出的結果也比較靠譜。

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