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說《2020》

之所以認識 Blade Runner(在香港叫《2020》),是在大學上科幻課,這是 Cyberpunk 主題的作品,會在課堂上看電影然後討論。因為在「這是神作」的背景下看,想當然[…]

不需攻殼的真人版

我對於真人版的攻殼電影是持開放態度的,因為士郎正宗所設定的世界裏,本來就有很多事可以講,並非得一定如押井守般探討人機界線和生命進化,可以是網絡、AI、政經等等,這一點後續的電視版本[…]

《Arrival》的宇宙觀

我是先看 Ted Chiang 的中篇科幻《Story of Your Life》,網上有卡蘭坦斯的全文翻譯版本,讀的時候已心想,這好像很難拍成電影啊?因為當中觸及一些物理學的爭論[…]

「時代」戲

最近看了兩齣港產的「時代」戲,分別是《葉問-終極一戰》和《樹大招風》,「時代」的意思是戲會很看著重要重現某時代,然後在很多細節上如場景、服飾、流行文化、政治背景等等都會特別顯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