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咒怨纏身

grudgeposter

"不死咒怨" (The Grudge) 就是美國版的"咒怨"重拍,監製Sam Raimi為了原汁原味地將日本的恐怖氣氛帶給西方的觀眾,特別地請原來"咒怨"的導演清水崇來再拍一次。這是有效的,因為咒怨的故事本身就要在那間日本鬼屋才可以發揮到那種恐怖:滑門櫃、閣樓、樓梯等等。不過,因為佔大部份的驚嚇位也是一樣的,所以比較不害怕。

嘉雲是一名到日本修讀社會工作課程的美國交換生,閒時替一名護士到位於東京近郊一所房子作看護工作,屋內荒寂無人凌亂不堪,病人是一位患有精神病及全身肌肉已僵直的老婆婆艾瑪。樓上不時傳來古怪聲響,嘉雲深入調查之下,驚覺整間屋已被深沉的怨氣所籠罩。原來一連串發生的恐怖事情,都是由藏身屋內多年之厲鬼下的詛咒所致,每一個到訪者都難逃一死。身陷險境的嘉雲無意中發現了咒怨的秘密,她必須設法阻止恐怖的咒怨繼續蔓延下去…

"咒怨"有別於"午夜兇鈴"這一類恐怖片,是比較脆異的。"午"片是關於一個民間的錄影帶傳聞,受害者死時的時間 (七日後) 和方法 (心肌梗塞) 都是一樣的,還有所謂的解咒方法,有一個既定的遊戲規則,而主角則要在這規則之下自救,觀眾在理性之中感受死亡的迫近感覺。"咒"片中的鬼則是隨時隨地出現,隨時隨地索命,沒有公式可言,觀眾所感受到到是陰魂不散,厲鬼纏身的恐怖感,揮之不去咒詛,活在恐懼之中,完全無助,所有人都得死。所以,影片的重點反而不在於那些鬼怪如何去嚇你,而是等待死亡的過程。

美國的重拍版,地點和人物差不多都是一樣的,只是相關的人士都換上了美國演員,所以看上去會有一點奇怪,因為事件除了鬼、洋子、警官是日本人,所牽連的人大都是美國人:住進去的一家人、女主角、男友、教授等等都是"巧合"地是外國人。而所謂必須要用到日本的屋,是因為日本的屋其實有很多的"暗格",而這些格往往都有很大的空間,例如當他們發現屍體的閣樓便很大。

故事差不多是一樣的,只是說故事的方法不同了。日版的故事是用人物篇章砌成,在時間上不順序,而故事上以該在篇章的故事人物為中心,探索他們的恐怖經歷,理解上可能會較難明白。而美版雖然也是分開了不同的篇章,時間也不順序,但是篇章之間的連貫性比較強,所以整在故事也相當清楚,也可能是因為故事比較清晰的關係,所以也少了神秘懸疑的感覺。

特效做得很不錯,開場所玩的頭髮很荷里活,不過效果很好。一 些在日版的經典場面也拍得很不錯,唯一我覺得女鬼不夠恐怖,因為這次她的眼睛比較有"人氣"。

這次重拍,雖然創意不多,但效果還是同樣的恐怖,陰魂不散的感覺還是做到的。當然我看過了原版就很難沒有偏倚的意見,始終覺得原版比較好,始終沒有一班美國人在外國碰巧鬼的突兀感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