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我是「螺絲人」

古巨基有首歌:「其實我想講清楚…想講清楚…想講清楚…該怎說好?」,完全可以體現在我身上。

事緣最近有兩件事,小弟都有份出席,要說說話,但一聽就知口齒不清,思路混亂,不停「食螺絲」。第一件是三聯搞的《How we blog?》研討會,那天其實談到很多話題,以我有限的記憶,談過的東西包括:

  • 介紹自己的 Blog 歷史
  • 香港 Blog 現況,談到香港人不愛「知識」
  • 香港人的寫作風氣
  • Blog 是私人還是公開
  • 抄襲文章的問題,談到 CC 的應用
  • Blog 上的音樂版權問題
  • 展望/寄望

Sidekick 將會節錄當日的錄音,並分上下兩集推出分集推出。"第一集":1 和 第二集 已推出,大家可以先聽為快。

第二件是應 鄧小樺 之邀請,上了香港電台「思潮作動」的「文明單位」環節作嘉賓。我以《Why we blog?》「哎吔」作者 (因為我寫得實在太少),談了:

  • 《Why we blog?》一書和近來 Blog 界近來有關「Blog 定義」之再討論
  • Blog 之發展,何謂成功?
  • 對寫 Blog 的要求
  • 網摘
  • 叮噹 fansite 關站事件
  • IFPI 找人監視 Blog 播歌侵權的事件

而相關錄音,可以在 港台網頁 聽到。

平時寫東西可以思前想後,直到滿意才「交貨」。但一到臨場,就很容易失控,聽不到人家在問什麼,組織不及想說的話,結果就是「其實…」、「咁…」不斷插入。自己聽後實在極不滿意,如有下次機會,看來真的要好好地「停一停,想一想」。

相關連結:

回應

  1. 不是呀,我只是覺得你實在太習慣平時你做網摘時的點評那種一句到位的方式,
    話實在講得很短……
    電台令人不舒服的地方也許正是,它不可以停,於是也不讓人想,所以我的建議是相反方向的:以不停頓的方式思考!或者根本不思考,將思考在節目之前完成。

    是你對自己要求太高啦,好認真啊,鞠躬

  2. Sidekick 將會節錄當日的錄音,並分上下兩集推出。
    <-我幾時話過分兩集?
    個talk咁長,成兩個半鐘,剪埋剪埋(都唔係太敢刪掉他人的話),真係起碼要三四集……
    螺絲又唔算,只覺你原來比我更慣用英文字。:p

  3. 港台個訪問唔錯啊~ :) (亦少d 用英文字)
    大方得體但又有point, 真好~ 我覺得你好有自信哇~

    why me blog, 一次係發佈會, 另一次係sina 跟e-zone 搞的, 嘉賓係林子揚同tina.
    how we blog 係另一件事, 係三聯書店自己搞的, 應該唔關why we blog 事. 唔好搞錯…

    另, "寫blog的都是好人"… 相對應的那句應是我們廣東人常說的: "日久見人心" :p

  4. 題外話,我想問會不會有集錄文字版?因為我不太喜歡用聽的

  5. tsw: 很多時候,其實都是問非所答… 自己聽得很「刺」耳… 不過正如你所說,這可能是對自己的要求啦…

    Sidekick: Oh, 我可能看/記/聽錯了~~

  6. 螺絲, 是Jacky先生的記憶, 其實, Jacky先生和機器人技安一樣, 是機器人來的, 差別在, Jacky先生有預先編寫的記憶裝置, 就以為自己是人類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XgdPMjedaE

    可是, Jacky先生對機器人會很同情, 每當接觸到機器人被人類迫害的故事, 自然會有電影裡, 美人魚看見海鮮的反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