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Come, sweet death

kaworu

渚薰又再一次死在碇真嗣手上。

在電視版裏,渚薰是個很特別的角色:他只出現一集,但卻是最受歡迎的角色之一。他的對白不多,但句句都似乎很高深莫測。他是朋友,但也是敵人。他的樣子斯文而瘦削,但卻能使用強大的ATF,與自我封閉的 EVA 進行同化。他是被別人所擺佈的棋子,但仍不惜一切爭取自己的唯一自由。

在漫畫版裏的渚薰,卻又給人很不一樣的感覺。他不是短命種,至少也在三本單行本裏出現過,在很早的時候就已被送來後備頂替明日香,並與使徒的戰鬥,經歷第二個零的死亡。正因為我們看到更多方面的他,所以已經少了種神神秘秘的感覺了,反倒在性格上也有些不太討好的地方,他對有種冷漠的態度:毫不留情地殺死小貓、對使徒攻擊明日香說「有戲好看」、對零的犧牲的評價是「誰叫她這麼笨」。

渚薰是老人們「帶大」的,很清楚自己不是人類,沒有朋友,沒有親人,沒有與人相處的經驗,所以他那麼「沒人性」也是應該的。而且使徒們都是一個個孤獨的個體,不會了解到人類這群體中各種關係與磨合。不過,他自己本身也對於人類很有興趣,因而極欲親近了解人心為何。在他的眼中,真嗣會為與自己沒有關係的生命著緊、關心,對於明日香和零相繼倒下感到傷心。他很想了解,那種可能只存在於人類間的「愛」是甚麼回事。

人類是群體的生物,一個個獨立的個體在一起生活,通過語言文字溝通交流資訊,形成社群,建立文化文明,組成網絡。我們是整體的一部份,必需互相倚靠才能生存下去,所以會關顧身邊的人,即使那是自己不相識的生命。

電視版因為篇幅所限,所以不可能詳細發展渚薰這個角色,只顯露他嘗試去「愛」,而真嗣也照單全收。可是漫畫版中,真嗣卻一早已蓋起城牆,不想再去交朋友,避免失去時又再一次痛苦,開始自我封閉。因此,漫畫版渚薰即使故意親近,卻遭到真嗣連番拒絕,甚至因為他的涼薄言詞而幾次令真嗣怒起上來。而在這番衝突中,我們對無論是渚薰或真嗣,看到更立體的描寫。

渚薰在漫畫版死前,特別叮囑真嗣要親自下手,不要用武器,因為那樣感覺才會留在掌心,才會令真嗣刻骨銘心的記住他。看來他已被人類所感染,即使是使徒,也不甘寂寞。

回應

  1. 其實,早在渚薰和第三個凌談過「你很像我/你不像我」時,渚薰的自我理解裡就已經出現了「愛/感情」。渚薰和第二個凌也談過類似的話,不過當時有「愛/感情」的是凌,而不是渚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