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回到矇昧野蠻 – 霧地異煞

不得不承認,我對那些喪屍、怪獸、災難片的確有舖癮,除了看怪物如何核突,還看人類在絕境與驚慌中的反應。荷里活年中也生產不少這類影片,有高手有低手,而《霧地異煞》 (The Mist) 算是高手。

! 以下有故事內容 !

《霧》的故事跟同類片的情節差不多,有怪物隨著濃霧入侵小鎮,這一次的情境是:市民暴風雨後在超市搶購糧,遇上濃霧包圍,被困於超市之內,面對看不見的危機。

在這小空間裏,恐懼漸漸支配了所有人。本來最理性的做法是,大家一起合作求生吧?可是意見一開始已不合,我不信你見到怪物,還肯定是因為舊仇想戲弄我,於是一意孤行出走證明,卻一去無回。回來只有血腥人肉斷肢,令超市群眾進入恐慌。

宗教狂熱的神婆為了自己,不停吹噓這是世界末日,將各種現像用聖經文字再傳譯。本來當她是耳邊風的人,但因陸續有怪物入侵製造傷亡,恐懼進佔內心,理智漸失,開始相信神婆之言,並聚起一班信眾來。這班人被操控和利用,成為神婆排除異己的工具,判人罪、行刑、殺人血祭、迫害主角的少眾。主角一伙人這樣討論:

Amanda: I can't accept that. People are basically good; decent. My god, David, we're a civilized society.

David: Sure, as long as the machines are working and you can dial 911. But you take those things away, you throw people in the dark, you scare the shit out of them – no more rules.

因為這樣,一幕幕《蒼蠅王》、《飄流教室》的情節一再上演,在無政府無法律的狀態下,我們回到野蠻矇昧,甚麼理性都拋諸腦後。

有人投訴特技不夠好看,但影片最好看的是大量的角色描寫和人物間對話,戲味十足。在狹小空間裏的人性分裂,叫人越看越驚心,也越是壓抑與陰沉。雖然說對於看慣此種戲的觀眾來看,劇情發展也大概是意料之中,但對比起上來,可能因為文戲比較多,此片給我的感覺很現實。

據說原著的結局只是主角們成功逃離超市,開車往迷霧裏走。但電影片卻有所添加:油盡車停仍走不出迷霧,絕望下自殺,剩下沒有子彈的主角悲痛不已,卻在此時出現軍方坦克,令主角再次陷入崩潰。有人認為他們不應選擇自殺,但在霧裏,你怎知道那兒是盡頭?當死亡看似是唯一解脫時,又怎樣選擇?以這麼一個傷心結局,取替通常的開放式結局,自叫觀眾替主角們不值,但奈何是他們放棄在先,又實在叫人無話可說。

P.S. 我是在收看之後才留意到導演是 Frank Darabout,也就是《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和《The Green Mile》的導演,而令人興奮的是,他將執導《華氏451》。

回應

  1. 我也很喜歡看喪屍電影。不知你有沒有看過George Romero的"Night of the Living Dead"三部曲,第一套雖然是黑白片,不過是喪屍片的經典,也是恐怖片的經典。還有Sam Raimi的怪雞片"The Evil Dead",雖然不是喪屍片,但其核突橋段影響了荷里活同類片的拍攝手法。

  2. 提一提,Sam Raimi現在是金牌監制:「蛛蛛俠」的監製,也是彭氏兄弟進運荷里活「鬼差」的監製。

  3. 不喜看鬼怪片,但版主談到《蒼蠅王》及《飄流教室》,讓我相當期待呢!就我的感受,蒼蠅王較反應現實的殘酷,而飄流教室則比較相信人的正面力量,不知本片較接近那一邊?

  4. 你的意思是,因為最後主角見到坦克,是來救大家,所以覺得如果唔走的話,本來其同伴不用自殺?

  5. 他們必需走的, 因為神婆要拿他們獻活祭

    現在是出走之後,感到絕望 (他們不止車無油,而且還見到一隻超巨型,山那麼大的怪物) 而自殺。若果不自殺,就這樣乾等,就可能會全車人獲救

  6. 談到主角自殺,George Romero的“Night of the Living Dead"結局很諷刺的。喪屍口下餘生的唯一男主角(黑人),正等待救兵時,終於救兵到,怎料救兵的將軍以為對方是喪屍,不理三七廿一,一槍打瓜了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