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普羅米鞭屍

買了今年夏日電影節《異形》的票,便找了《普羅米修斯》重看一下。這戲在上映時當然有看,但沒有寫些甚麼,因為感覺太不對板,不知是不是自己看戲越來越挑剔還是甚麼,於是決定他日有機會重看一下。現在重看過後,似乎只能更確認這種不對勁的感覺。戲出已久,現在才評,是為「鞕屍」。

《普》基本上跟《異形》一樣是 space horror 類形,不過由太空船困獸鬥,移師到星球之上。隊員構成比起《異形》裏的貨運工人,看似更有探險準備:考古學家、生物學家、岩石學家、武器人員、企業領袖、機器人等等,雖然事前不知但也在簡介時知道要找創造者,所以怎麼說都應該更有心理準備會遇上狀況,可是這些專家卻犯盡低級錯誤:亂開頭罩、不跟大隊、在有地圖的情況下迷路、亂搞外星生物...

通常這類戲講一個合作團隊如何由同心合力,到發生意見分歧,然後貌合神離各自修行,遇上危機之下又再度合作等等,是最好看的地方,但偏偏這戲的團隊由一開始已經是一盤散沙,人物間沒有太多互動,角色也不夠立體。危機出現時因為有關生死,通常都會令隊員團結起來面對困境,可是他們卻好像仍是毫無計劃。如果說這是因為他們事前不相識所以團隊鬆散無力,或許可以說得通,但問題是他們的行動太過笨蛋,連基本生存常識都欠奉,這就不關團隊的事了。

你可以感受到電影埋下了很多重要「議題」:接觸外星文明、病毒感染、生物進化、機器人對人類、與創造者會面、甚至宗教等等,但都只是略略帶過,講不出甚麼東西來,而且要服務恐佈和血腥。所以他們毫不忌憚接觸外星生物,亂開倉門,搞醒工程師,而工程師卻又只是變成另一頭殺人怪物,所有議題都被降格了。

對比《異形》並沒有肩負尋找人類起源的責任,起初只是單純的探測,帶來了意外的惡果。在這過程中,反而看到很多如企業陰謀,團隊猜疑、機器人叛變、母性、女性主義等等,這些東西沒有煞有介事地說出來,但反而更為深刻。

更不用說那些形而上的東西,如已故 HR Giger 的異形設計成機械和肉體的混合,像性器官的太空船、蟲卵、異形頭,以插入為入侵攻擊的方式,全都給人很大的衝擊,亦令人從心裏發毛。《普》片在製作上還是很講究的,影像凌厲,特技一流,但設計上除了部份承襲 Giger 的設計之外,其他東西如飛船設計、電腦顯示、生物變種形態等等,都不太出彩就是了,也談不上有甚麼深意。

對於異形系列的粉絲,這片不算難看,很多機關裝置都滿足粉絲需要,如 space jockey 真身、千變萬化的異形變種都留給粉絲事後考證之用。

我很不想自己落入那種「新不如舊」的 cliche,但連 Ridley Scott 自己出品都搞成這樣子,我只能想像這電影因為投資很大,所以很多人有意見,以至到竟然連大導也不得不讓步,只怕問題不是這麼簡單。

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