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開卷筆記 – 資訊裂變

我想這書的中文名只是純粹耍帥,資訊既沒有裂也沒有變,而是增新成長,誠如其原書名所說。世上所有事物本都逃不過熱力學第二定律,熵慢慢地增加,侵蝕所有秩序,我們能看到那熱寂的終局。然而,不論在大自然或人類社會,我們卻看到大量的秩序在維持甚至增加,反熵的過程隨處可見。在我們的社會,資訊是越來越多,資訊過載資訊爆炸是我們的口頭禪,但我們口中所說的資訊可能有不一樣的定義,而本書的定義是:資訊就是物理秩序,所以不單單是文字或訊息,甚至是某些原子排列例如DNA,都是資訊,所以資訊也體現在產品之上。本書其實是談經濟的,但作者將此延展至物理學的層面上來。

物質、能量、運算

資訊不能無中生有,資訊必然體現於物質當中,所以要有物質,但不是亂數排列的,而是有一定秩序的。這個秩序從何而來?首先要有能量,然後要有一個耗散結構,能量在結構中自然能生出資訊,例如在浴缸的水在拔掉塞子之後,就產生龍捲了,這是特定的原子排列,充滿了資訊。這跟《生命之源》談的是同一件事。在耗散系統下,就能夠開始遠離熱平衡,與環境產生新的平衡,交換熵、物質、能量。這是資訊之始。

從DNA中我們知道,將資訊保存的方式,大自然使用「非周期性結晶」,這樣能夠抗拒熵的侵蝕,使資訊保存得更久。一般生物只能通過演化將有利生存的基因,以結晶的方式一代傳一代;我們人類卻可以將想像力結晶化,將所想到的東西,以不同方式記下,成為產品。一個蘋果跟一件蘋果產品的分別在於,蘋果是先存在於大自然,才在我們腦中出現;而蘋果產品是先在發明人腦中出現,經過生產過程在存在於現實中。

一件產品,裏面包含了很多知識(knowledge)與要領(knowhow),知識是例如我們知道抽煙會提高癌病風險,要領是例如走路我們都懂,但卻不知道是怎麼走成的。作者在此是要分辨所謂的外顯(explicit)與內隱(implicit)知識,不過想用更醒目的字眼。知識可以記下,但要領卻難以記錄和傳授。知識和要領,是我們將能將想像力結晶化的重要工具。

我們可以用電腦做比擬,由想像力做輸入,產品做輸出,這整個就是運算,而我們有的知識要領,就是這運算能力的關鍵。事實上自然界的萬物都有不同的運算能力,例如樹木就知道要何時長葉、要如何發展枝葉、如何扎根等等一大堆知識要領,將水和空氣化成可儲存的能量形式。萬物的運算能力,就是資訊之所以成長的關鍵。

將此應用在產品之上,就是成為想像力結晶的產品,有其用途,而這些用途可以幫我們免得凡事由頭做起,我們的腦便有空餘的運算能力,可以進行其他的想像力結晶,資訊就此成長起來。這換個話說,就是人類的分工與及經濟的起源。所以說,經濟成長因為資訊成長,理解資訊如何成長,就能理解經濟如何成長。

社會資本

對於知識與要領的保存和傳授,產品本身並不會有,產品的使用者並不會擁有製造該產品的知識與要領。在此,我們可以劃下兩條界線,作者稱之為要領的量子化,首先是個人可以保存的要領,是人員位元組(personbyte)。一個人可以累積的知識要領有限,人員與人員之間要交流知識要領,就成為第一道限制。然後就是由人員組成製造產品的工廠,是工廠位元組(firmbyte)。廠商人員組成的網絡,可以累積知識要領,這當中包含了很多其他例如文化、政治、群體等等因素,造成不同程度的知識要領之累積,也就是運算能力。世界經濟以廠商位元組為單位,廠商間也會形成網絡,廠商交換累積知識要領,做成新的產品。

在經濟理論裏,這涉及到所謂的社會資本,也就是當網絡形成的時候,當中會潤滑了不少運作、知識要領的交換與流動等等,也就是交易成本會下降。在找工作的研究上,也可見有很大比數工作,也是依靠社會網絡去介紹和取得的,而且還通常還會對工作比較滿意。網絡裏包含了信任,信任不用明文規定,大家會樂意執行,於是就大大減省了成本。在低信任社會,多會發展出家族生意,相信親人是很直接和便宜的,但家族始的大小就始絡有限制。在高信任社會,會生出更多專業與網絡,其中可以使用很溝通技術與建立標準等,降低成本之餘,也能產生更多樣化和複雜的經濟體。

人員位元組與工廠位元組,解釋了經濟發展的地理限制,在同地方生活的人員,自然有更好的網絡與交流,而一旦知識與要領開始累積,就難以轉移,因為人的網絡是難以轉移的。工廠會有相似的特性,群聚在一起產生的網絡,能更好積累知識要領,能使想像力結晶更有效。所以矽谷是獨一無二的,很難在其他地方重新複製。作者比喻,就如搬砌圖一樣,砌圖越多越難搬走。

經濟複雜性

傳統經濟理論認為,經濟成長與資本和勞動力有關,於是加人加資本應該能產加生產力,所以也會用GDP等這些數據做經濟預測。但在社會資本這概念出現後,我們便知道這並不足夠,並不是加數。可惜的是社會資本也是極其複雜,要將例如社會信任度、連結性等等量化再加入模型,也並不容易。

作者的研究以國家的輸出產品的多樣性做為指標,能夠好好地預測讓國家的長期經濟生長。道理就是出產要多樣需要更複雜技術,也就需要更多的知識與要領(運算能力),要有更複雜的網絡,要更高信任度的社會。於是由產品分析間接得出的經濟複雜性,就能好好標示出國家在經濟方面的興衰。

經濟發展不是資本加勞動力,也不是該地方的消費力,而是人們想想像力化為現實的能力。

若果我們以經濟成長為目標,就得理解資訊成長,在於物質的運算力,體現在知識要領的積累。這一方面生物界比我們出色,DNA本身當然不能生出甚麼,但包含在其中的網絡,能夠使資訊得以完整卸載(unpack),一顆種子就能完全展開網絡,形成的系統結構就裝有所需的知識要領。人類卻要花半生辛苦學習,才能夠得前人之真傳,還要受限於人員位元組與工廠位元組。我們交流合作、彼此信任,造就了現在的人類成就,有人認為已經相當了不起;但看來我們還有很多可進的空間,但卻又很不簡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