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開卷筆記 – 誰是我?

這書不算厚,但有關意識之迷的的理論介紹很充足,物理學、神經科學、大腦科學、哲學、心理學、電腦運算、人工智能等等,相當跨學科,也算是總結了作者對此問題多年研究的一些想法。討論由意識問題的核心開始,也就是主體性問題,再以此展開討論二元論、功能論等等的主張。我們的研究手法則可以從腦或心靈的病,探意識之一二。研究他者:動物、機器人、人工智慧,談到涂林機和哥德爾,也來認識自己的記憶、夢境和意識的關係。唯物還是唯心?討論到研究方法的還原論還是整體論,世界的本質是不是多層次的?突現是甚麼?再討論到一些較少聽到的理論,例如單子、量子潛能、雙面向論等等,這些亦是作者近年比較有興趣的。

雖然題目有很多,但始終還是圍繞一個核心問題:主體性是甚麼?「我」是甚麼?現在科學方面的研究大都傾向於功能論,也就認為如果找們能夠知道細部運作,就能夠重現心靈。心腦同一,腦是自我的歷程(process),身體死亡,歷程不再,自我就消失了,這是唯物論的。因此現代研究都很著重於搞清楚神經元的網絡運作,來做整體大腦掃瞄,想像著可以由小部份組合還原成大系統。與此相對的,則是靈魂的說法,也就是笛卡兒的二元論,主張身體外有另外非物質的東西,當然我們現在都知道松果體並非靈魂所在,但一般我們都不會這樣去做研究了。

這可以是現代科學的限制,以還原論為根本,將對象拆解。與此相對的整體論,說事情在新層次形成時會有新特質出現,要以整體角度才能察覺到,但相關係研究卻是很難進行,當有太多因子強烈互動時,我們就似乎很難將某些因子分隔開來研究,這整個因果鏈難以追蹤。

我們一方面抱著還原論,另一方面也將人腦比喻成電腦,於是人腦就成為涂林機器。可以涂林機會有停機問題,很籠統來說就是有「做不到的事」,再引伸下去就是哥德爾的不完備定理,證明所有形式系統必有不能證明為真的命題,這裏便有了一個「洞」。作者引述一些研究已聲稱可以有人類能看到的洞見,但在形式系統裏不可行。想說的仍是有些事是人類做到,但機器做不到的。不過這是不是意識問題,則未有解答。

現實是我們仍然被這問題卡住,亦看似沒甚麼希望可在現有框架下解決,現代研究人腦或人功智能者,都是「信相」有朝一日會達成而已。所以作者提出很多另類想法,在很多人眼中應該是玄之又玄的,涉及我們看不到的另一個宇宙觀等等。我們需要有新穎想法刺激,而且也許並不能用現有的研究框架去發掘的。這又使得我們對這意識之謎更顯得束手無策。

相關筆記:意識究竟從何而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