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開卷筆記 – Nudge

這本是行為經濟學的經典書,創用字 Nudge 為輕輕一推的意思,說的是在許多要進行選擇的場景裏,我們都可以用小小改動,來改變選擇者的行為。這是基於我們大腦裏的快思慢想模式,引至會有不少的行為,與理想的經濟理性人模型有所偏差。輕輕改動帶來大改善這種四両撥千斤的力度,可以改善我們如何做決定,尤其適合用在會影響很多人的公共政策,例如退休投資、醫療保險、貸款等等。

不過首先要解決道德問題,在放任自由主義(Libertarianism)下,政府應該讓人們擁有選擇權,所以這種暗地影響大家的手法,引來放任自由主義者的異議。作者稱這並非家長式的管治,而是「自由家長制」(libertarian paternalism),是一種能幫助大家進行好選擇的方法。其核心手法,是提供良好的預設值,使沒有時間細看的人可以直接就得到不錯的選擇,但卻也不阻止有意改變選擇的人,改變應該是容易的,而人們也不應該覺得被迫,是這種自由家長制的大前題。更實在的問題是,我們有時是一定要有個預設值的,例如學校食堂的食物擺設總要分個先後次序的,我們可以用良好預設,例如先放蔬菜,來改變大家的快思選擇。說到甚麼是「良好」該不該讓政府決定?這其實關係到政策的執行效果和成本,當中計算的也並不是單單個人的利益了。

輕輕一推的方式,成本不高,值得一試。提供良好預設、自動登記、調整文案用字、適當引用數據等等,都可以改變我們的選擇。這在尤其我們要做一些不能有即時成果的決定來做反饋時更重要,諸如醫保、房貸、退休金等等,我們可能是人生第一次面臨這些抉擇,卻得消化大量選項,做的決定未必如意,更多時是糊里糊塗,這時好的預設就能發揮保障作用。有一些 Nudge 則只是非常簡單的配置,例如小便尿斗上的蒼蠅圖案、公路接近轉彎位的加密地線等等,都會讓我們下意識地改變行為。

比較特別的是作者特別開了一章談婚姻私有化,也就是政府只認可民事結合,其他條件則交給其他的例如宗教團體去定義,法律上完全沒有婚姻的字眼。政府可以只執行合約,但合約細節由雙方定。這就將一大藍子的諸如孩子撫養、金錢分配等等事情推走給這民事合約。作者議論現代婚姻已沒有合法性行為和養育兒童的作用了,如果說是想保護女性或孩童,可以經由更直接的法律提供保護,而不用再一定要在婚約這個傘子底下展開。政府在此也可以有預設值來保障婦女兒童等等。

我不太明白的是,這麼大的題目,怎麼會是「輕輕一推」?再者政府認可的婚姻,其實算是很近代的事,古代的婚姻本就很「私有化」,如果有多點歷史脈絡,或許可以更說清楚婚姻制度的利害,例如婚姻作為一種社會穩定劑之類的考慮點。有趣的是其中一位作者後來又對此有所保留

有人會自由家長制漸漸滑向家長制,由提供預設到變成強制。作者標明因為仍保有自由選擇的權利,所以正確實行是可以防止滑坡的。但又可以這樣說,這不是有沒有的問題,而是程度問題,例如使自由選擇變得麻煩,就變得相對地強制了。所以如何「正確實行」又是另一個課題了。雖然作者有做清楚定義,但在個別題目上還是可能有偏差,例如相信一般人對於退休規劃無概念而要提供預設,但在婚姻上卻相信人們可以自訂好契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