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大快人心

若你跟猶大人討論是納粹屠猶抑或滅猶較貼切,你覺得他有何反應?

若有人質疑南京大屠殺是否所有人死在南京城內,抑或有人死在城外,你又有何反應?

「六四」二十週年前夕,不斷有人提出無關宏旨卻模糊焦點的疑問,是鎮壓抑或屠城?是否有人死在天安門?被坦克輾過的屍體,是平民抑或軍人?

這些所謂疑問,完全無助認清「六四事件」的本質。

「六四」的本質是政府出動軍隊坦克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六四」的本質是為何二十年來,國家仍是遮遮掩掩,死難者母親不能公開悼念兒子,人民不能公開悼念胡耀邦和趙紫陽。

每一條模糊視線的問題,其實都是對死難者的二度侮辱。今天你試圖質疑沒人死在天安門,明年你是否打算宣佈「六四」從沒發生?

歷史的教育顯得無比重要,不知要燃點多少燭光,才能照亮歷史的黑暗?

Jacky18 Apr 09 9:15 pm 寫關於社會

Tags: , , [ 永久連結 | 引用 | 回應 RSS ]

8 個留言

  1. 爽!一矢中的

  2. LYP 寫於 19 Apr 2009 4:15 pm

    即使是作為猶太人的Hannah Arendt,在討論屠猶問題時也會對猶太民族本身進行反思,檢討猶太長老齷齪、卑劣的作為,他們為了保全個人利益而出賣自己的民族,面對恐怖放棄對爭議的捍衛,Arendt認為為數眾多的猶太人被殺是與長老們的妥協態度直接相關的。但這種對長老的批判、民族反思並不等於為納粹脫罪。這種批評脫離了簡單的善惡二元論,揭示歷史現象的復雜化──西方學者討論屠猶問題時,往往不是抱著“事實權威”的態度,而是更基於“事實的不可知”,因而不斷產生各層面領域的思考和討論,而非一味聲討納粹。而這邊廂,陳一諤在接受“政府有問題”的基礎上質疑民運領導者柴玲,立馬就受到一片倒的大批判,對新聞真假的質疑也被指“無助認清本質”,這種不容許異見的大批判,難道不是又形成一種“權威意見”?誰有信心拍著胸口說他就掌握了歷史事實?諸位的歷史事實認知出自何方?中共政府的官方意見不可信,難道西方媒體或一切反面信息就是真理了?對民運主體──學生、學生領袖──進行的反思就完全沒有意義、無助認清歷史?

  3. pam 寫於 19 Apr 2009 9:59 pm

    『陳一諤在接受“政府有問題”的基礎上質疑民運領導者柴玲,立馬就受到一片倒的大批判』

    陳一諤說柴玲 “走佬” ,沒有給出合理的論證、論據。

    『對新聞真假的質疑也被指“無助認清本質”』

    批評陳一諤,是基於質疑新聞的真假後,他有沒有繼續去探求真相;否則又如何去認清六四的本質呢?他說自己看了很多資料、求知云云,究竟他認為自己知道的是不是全部資料呢?

    面對政府種種壓制言論的手法、國家宣傳機器……,人們不能接觸全部關於六四的資料。陳一諤做過些甚麼呢?

    在論壇上,他有沒有盡學生會會長的責任,指出政府應該要公開全部資料,面對港大學生的質疑呢?他有沒有盡學生會會長的責任,指出政府應該要公開全部資料,好讓所有人 (包括內地生) 都能讀到呢?

  4. 『對民運主體──學生、學生領袖──進行的反思就完全沒有意義、無助認清歷史?

    誰人說過完全沒有意義、無助認清歷史?
    民間對柴玲的批評,也不是沒有。

  5. 陳一諤有表達異見的自由,但也要有被人批判他的自由。

    「無助認清本質」,片中段《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有說:「迴避大是非來擴大小是非,這個問題的本質、性質、焦點,把它沖淡,把它模糊掉」

  6. 问好!
    最可悲的还不是很多人不知道事实,而是他们知道事实之后的冷漠。

  7. 陳真 寫於 24 May 2009 11:01 pm

    民主屠龍刀,人權倚美劍

    陳無忌為角逐講大話學堂堂主之位,孤身犯险,以一敵十,連忙運起夠贏神功大敗孤名掉譽閣 餸輸清、餸輸光兄弟等,震撼武林。

    聯台媚日派主持劉滅絕,程白頭聞風先至,一心想結識這位少年英雄,拉攏他加入自己的陣形,為其效力。 言談間說起當年各大派圍困光明頂,力勸魔教改邪歸正, 冷不防被殺過半之惨案。陳無忌想必言者無罪,在一代宗師面前大瞻說出自己的疑問及感受。劉滅絕此時面色一沈,說他質疑正派領軍人物柴明公子指揮有問題,才壤成重大傷亡,是為魔教說項,如不立即修正道歉,正道之士必與他誓不兩立。

    陳無忌乃初生之犢,擇善固執,決不做唯唯諾諾之輩。毒蘋媒胖頭黎(原名叛徒嚟)加入戰圈,連曰口誅筆伐,日月堡、攻明檔、民奸台等不甘寂寞,紛紛議論陳無忌得魔教中人太公堡、終完辨等撑腰。 劉滅絕為免被人非議她以大欺小,改派其聯 吐番 有功之弟子 止姣藥出戰,施展慾女心經十成功力,希望一舉將他重創下台。

    陳駛出夠贏神功,終技勝一籌。 台下刁民連 皇欺民 見 止姣藥不敵,暗擇出刁民飛蕉,可是除欠準成外,五步之內都擇不中(刁民飛蕉、例必虛發),還蒼白無力。眾人鴉雀無聲,止姣藥暗暗竊笑,幸好我們都是食番蕉大的。劉滅絕見愛徒不敵,射出金指環,並拋出人權倚美劍,陳一時分心,慘被止姣藥一劍穿身,重傷倒台。

    說回廿年前之慘案,正派義士由五俠張翠丹領軍向魔教施壓,望其廣納善言,注重民間疾苦。但丹宅心仁厚,希望見好就收,不欲以暴易暴,免令中原生靈塗炭。結果丹被評為對魔教不夠强硬,被柴明這個美朝內訐有機可乘,從中作梗,並誇下海口要血洗魔教總壇。柴在人群中埋伏刀釜手,出奇不意將魔教徒手下山之先鋒殺過措手不及,三八旗旗主中伏身亡,屍首被懸掛於城樓之上示眾。明教左使 楊上棍勃然大怒,要廿七路旗旗主立下軍令狀,限期清場。前車可鑒,廿七路旗不敢怠慢,遂以巨石開路,直滾下山,弓箭手殿後,向拒撤負隅頑抗者格殺勿論。柴明畧施借刀殺人之小計,就令雙方互相殘殺,死傷枕藉。自己則聞風先遁, 被鶴不翁、黃雀先生等高手簇擁下從光明頂秘道直奔美朝領功。被她苦害死得不明不白之冤魂定會找她償命的。

    柴明郡主 番名敏敏特敏福。仍由笑林一柱大師(御前霹靂手 成棍化身)力薦為取代翠丹之不二之選。 成棍至親至愛被魔教前任教主所奪,故不惜勾結美朝勢力,企圖消滅整個魔教,為報私仇貽害眾生也在所不惜。 鶴不翁、黃雀先生等本是正直之人,但不慎中了柴明之离流毒,只有她的獨門解藥特敏福可解其苦,不得已任其差使。

    張翠丹則身受重傷及服了美金軟骨散,被柴郡主囚於 關你阿媽天牢。 陳無忌想越洋見他,真是妙想天開(講大咗) 。

  8. 共狗畜牲趙紫陽 寫於 25 May 2009 5:21 pm

    在Lewis處你叫文生
    在Jacky處你叫陳真
    在何處你又再有貼啊?
    以下這位是你同師門的還是怎樣?
    http://bit.ly/Y4uG2
    可是
    你究竟要表達甚麼啊?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