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回說《2020》

之所以認識 Blade Runner(在香港叫《2020》),是在大學上科幻課,這是 Cyberpunk 主題的作品,會在課堂上看電影然後討論。因為在「這是神作」的背景下看,想當然的[…]
文章

攻殼後香港

前言 這本是給一本雜誌寫的稿,他們打算做攻殼專題,我應邀寫有關攻殼與香港的題目,條件是可以之後放上 blog,我也花了點時間寫,不過最後他們覺得文章不太合用。我心想這也沒差,可以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