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 Stand Alone Complex

對於近日香港新社運成員的冒起,傳媒、學者、大眾,甚至參與者本身,都試圖用分析其背景、動機等等,得出很多不同的理論,其中最合我心意的,莫過於網絡論。一談到網絡,自然又想起《攻殼機動隊》的 Stand Alone Complex (SAC)。

相比起巴士阿叔,最近的反高鐵運動似乎又再進一步接近動畫中的 SAC 背景:對於治療電腦硬化症,因為官商勾結,為了推銷使用微機器 (micro-machine) 治療法,竟然棄成效更好的村井疫苗而不用。葵在網絡上一處得知這些秘密後,正義驅使之下便當眾脅持公司高層,以迫令其說出真相,但同時亦以高超的黑客技術抹去自己的樣子。這一件事成為「笑面男」現象的開端。

高鐵事件相似的地方,在於其議題也包括反官商勾結,也有兩個解決方案,政府方面似乎也有所隱瞞。不過動畫裏脅持事件並沒有成功,真相還是隱於大眾之中,只以近似城市傳聞的形式流傳。現實高鐵問題則起碼在公眾上有過廣泛討論。相對於笑面男是反企業的象徵,高鐵則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議題。

當然 SAC 最為人所認識的,是其沒有組織、沒有領頭下,卻出現大規模的相仿行為。人是群體動物,必然會受到群體影響而行動。而在高度網絡化的社會上,這種群體行為更以不可思議的方式發展,也因為網絡龐大雜亂而變得難以預測,在動畫中甚至出現所謂「沒有原版的複製」。歸根究底,綿密的網絡使資訊越流通,各人連繫更緊密,自我界線則越變模糊。難以分辨出那是自己的還是大眾的想法,出現同化現象。

而通常在描述反高鐵者時,都會說:他們是無組織、無領頭、自發挺身。加上人數又多,已很有SAC 的味道。而毫無疑問地,Twitter 或 Facebook 這些 SNS 在這事件上亦扮演重要的角色,他們加強了資訊的流動,將支持反對的想法傳得更遠更廣,而我們則在這股資訊洪流的壓力下,也似乎必需產生出自己的立場,才能安定下來,那管「必需產生立場」是否自己所願。而在所產生的所謂立場,其實十不離八九都是已有的,我們很多時只是選擇一個來用,並予以認同。

網絡世界使「動員」的成本減到最小,幾段小訊息發出後,能快速繁殖傳得很遠,並引發人潮。要留意網絡是個去中心化的地方,不是某人帶頭發號司令就能動員,驅動的是訊息背後的一些普世價值,如正義、民主、自由、人權等等。網絡無遠弗屆,這些普世價值才最具「穿透力」,能直達人心。違反這些普世價值的言論,雖然基於網絡的開放和匿名,可以「存在」,但似乎並不能流行起來。不過,有心人當然可以利用些價值作為掩飾,以實行自己的野心,就如動畫裏官員使用笑面男操控股價。因此 SAC 亦是兩面刃。

不過網事網了,你還是可以對所接受的訊息提出質疑,像很多人都嘗試認真地研究高鐵問題,網上搜查國內外的例子以作考證,再得出結論。

當然,反高鐵人士不過是示威集會,動畫卻是英雄式的違法行為,相差甚遠,這當然與故事背景有關。怎樣說高鐵這議題還是清晰的,群眾的目標也明確。不像笑面男事件裏,有很多事是埋在地底,很多陰謀論說流傳。

對於香港政府來說,他們完全不明白網絡,所以不能理解這班新世代是如何走出來,也不知如何應對。不過他們可能覺得沒有關係,搞不懂的東西完全不理就算。可是在《攻殼》這個高度網絡化的社會裏,網絡是必需品,對於 SAC 現象卻不可能不理。

舊文: Stand Alone Complex 的迷思

3個回應

  1. 等左你寫這篇文好耐了,整件事從前幾星期爆發出來的時候,我就想起了這套動畫。

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