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回說《2020》

之所以認識 Blade Runner(在香港叫《2020》),是在大學上科幻課,這是 Cyberpunk 主題的作品,會在課堂上看電影然後討論。因為在「這是神作」的背景下看,想當然的[…]
文章

不需攻殼的真人版

我對於真人版的攻殼電影是持開放態度的,因為士郎正宗所設定的世界裏,本來就有很多事可以講,並非得一定如押井守般探討人機界線和生命進化,可以是網絡、AI、政經等等,這一點後續的電視版本有[…]
文章

攻殼後香港

前言 這本是給一本雜誌寫的稿,他們打算做攻殼專題,我應邀寫有關攻殼與香港的題目,條件是可以之後放上 blog,我也花了點時間寫,不過最後他們覺得文章不太合用。我心想這也沒差,可以放上[…]
文章

塞爆空間

趁機翻看《Tron》,在廿八年前電影裏的 Cyberspace 裏,四處都是由 program、bugs、memory 等東西構成,但表現出來其實還是有山有水,有樓有路,宛如現實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