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開卷筆記 – 你以為你的選擇真的是你的選擇?

你同不同意也好,我們這個時代是自由主義的時代,而自由主義的核心就是說我們有自由意志決定我們想過的生活。科學雖然未有解決自由意志從何而來,但傾向相信一切發生的事都遵守因果定律。隨著我們對大腦的研究越來越精細,可以即時看到大腦活動。好些研究都發現,在我們下決定前,已可探測到相關的大腦活動,也就是說科家理論上可以通過觀察,來準確預測你的每個行動,於是他們宣稱這就表明了自由意志是不存在的。這會引發根本問題,例如我們法律上的責任,殺人犯可以推諉自己是身不由己,沒有自由意志,所以不應被判罪嗎?這書為此議題理出頭緒。

簡單來說這書支持的是相容論,亦即即使因果律維持,我們的大腦活動有某種必然性,但仍不阻我們用自由意志的概念來處理我們的日常生活。

作者認為這些科學研究的情境通常是十分簡單的,例如要受試者在某時刻決定要不要按一個鈕,這與我們日常生活中情況很不同,現實往往是複雜得多,我們會思考很多條件,作出很多預測和推演,然後才會下決定。身為社會動物,我們就是被好多條件、限制、價值所重重包圍,將自由意志看為為「在面對一些沒有所謂的選擇當中(按不按鈕或舉不舉手),能夠運用全盤意志下決定的能力」實在是過份簡化,太過還原論了。

很簡單以我自己做例子,我喜歡EVA,凡有新作品新消息必會關注分享,難道我應該為了彰顯自己的自由意志,讓人不能預測我的行動,而特地對EVA消息不聞不問?這樣才算有自由意志?我想相反才是真的:我跟據自己的個人愛好,來選擇我的行動,才能彰顯我的自由意志吧。這是我們一般大眾都能理解的自由意志內涵,並不艱深,也很直觀,而不是科學家那種狹窄的定義。

尤有甚者書中有舉一些做藝術做創作的對於如何可以表達自我的感受,往往是必需放下自我意識、不要想太多,讓靈感女神像通過他們得以釋放,自己像是一個流通管子,出來的作品也令自己意想不到。用我們一般的理解,藝術創作是人類最能顯示獨特性的事物,最能顯出自由意志,往往在創作過程中最不需要的,是科學家那套自由意志。古人智慧,自由意志其實多關於愛慾,而少關於決心或行動力。

作者認為這種對於獨立於所有其他東西的個人意志的迷戀,也與文化有關,尤其西方社會講求獨立思考個人負責,再加上深信科學方法,就很容易將自由意志這概念「還原論」到某種大腦能力。對於其他社會文化,例如日本在犯罪由誰負責上,會覺得家人和社區都有責任,雖然在法律上可能仍然只懲罰罪犯,但社會都會為此感到耻辱。在此可以看到自由意志還關於我們身處的社會,畢竟在只有一個人的世界,又如何談自由意志?

我們不需要因為可以用機器來預測的的行動而覺得自己喪失了自主,畢竟一個認識我夠深的人都能預測。(反倒可能要提防甚麼大數據AI演算對你的錯誤假設)一如兼容論者所說,只要我感覺得到自己在決策中的參與就好。

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