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開卷筆記 – 酒神的抗爭

哲學討論雨傘之後,我們該如何自處於這種無力和失落。這題目在今時今日更加相關。其論點是我們直面絕望、凝視虛無,再自我探索。極權的中心是空洞,帶來虛無與犬儒。近年網上多談了 stoicism,以冷靜的心態面對不能改變之事(如 serenity prayer 所言),但作者認為這太過冷靜,進而需要進入尼采的「酒神」狀態,既瘋狂又清醒,不斷地超越自己,重新審視自己的價值。就如文宣語的保持憤怒,但也要保持冷靜。這要求可能有點過高,尤其在經歷這將近一年的運動,抗爭疲勞又再出現,極權也能慢慢應對了。作者要求的「酒神」狀態,能讓我們在困局當中,發揮新的創意和想像力。

實際上要做甚麼?可不是容易回答的。作者提出的是民間社會、藝術創作。事實上在香港的娛樂事業差不多全部歸邊後,有關藝術上的回應是貧乏的,也讓人覺得空洞和未能宣洩,也阻礙了想像力和創意。在對抗進化中的極權,創意和意志都是很重要的。

焦土還是攬炒,記得早年還有人分是不是會浴火重生,現在也變得語意不詳,尤其在極權也用此詞時。酒神狀態,應該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吧。


Note on Dec 11, 2019 @07:32

整定我睇唔明黑格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