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筆記—流動、掠奪與抗爭:大衛‧哈維對資本主義的地理批判

這書算是大衛哈維的「普及」讀本,將他近年來有關資本主義的批判,以作者的方式去組織重組成更清晰的架構,再加不少延伸閱讀。我是無意之間接觸到哈維的作品的,讀得頗為辛苦,始終比較專門,而哈維的理論也廣而雜。此書讀上來則較易入口,舉的例子也易明,兼有延伸閱讀其他學者的理論互相交叉對比,但始終這範疇的專門用字很多,讀著還是會「腦爆」(黃子華語)。還是說,資本主義本就如哈維所言,充滿矛盾,所以很難直觀理清當中細節。

哈維的主要論述是不均地理發展,形容了資本主義與政府和地域權力等,如何與土地與人民互相動作,當中資本以不同形態移來轉去,是一個複雜又流動的過程,是馬克思的想法的深化版本。亦因為資本主義出乎馬克思的意料如此流動,其預言就顯得淺薄。然而哈維認為,這些予盾終將越演越烈而出意外,但以甚麼形式則我相信無人敢說,一說即「」。

地理發展需要政府與區域聯盟結合,在城市規劃上大展拳腳,這是哈維在資本之謎中引用的巴黎,既令人驚嘆其繁榮景象、奇觀處處,但亦階級矛盾加深。「掠奪性累積」將公共財富圈佔為私人利益,哈維說法就是與搶劫無異。不過資本的狡滑之處,除了將小數人的好處說成全部人的好處外,也會拉攏階級朋臂為奸,或以全球化或普世主義等等名目,繼續上下其手。

城市共同體的概念,指出城市空間和文化產業的集體屬性,這產生一種資本(集體象徵資本),會讓人景仰欣賞,覺得有價值,作者在另外的文章舉港產片作例。對著資本,資本主義必然要將之累積,用的手法又是掠奪性的圈定,發展旅遊景點(星光大道)、商品化等等,問題是一經此操作,這些資本就會變味,變得不吸引人了。而此蠶食過程,亦勢必引起反撲,又產生另一矛盾。

做為在地抗爭手段,我們要好好思考城市共同體當中的含意,既然此種資本源自於大家集體,我們自然有能力塑造之、改變之,作者認為這是我們在遊行示威以至肢體抗爭之外,應要著墨之處。資本主義抓緊人們對於城市秩序的喜愛,要保持「結構一致性」,經濟學家以公地悲劇之名,藉私有產權界定所謂的資源的有效維護和運用,越加越強的控制,但事情的另一面是,城市的「旺」與「盛」正正是由所謂的亂帶來。城市抗爭必需體認此一點,對強加的控制有所覺察,對集體象徵資本的圈定作出反抗。

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