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開卷筆記–遺忘・刑警

陳浩基的早期作品,得第二屆島田莊司奬,二十一世紀本格,起局看似平凡,但故事明快,而且轉折又轉折,絕對是 Page Turner。故事專注於有關 PTSD 所引發的病狀,如失憶、冷漠、解離等等,以這些元素組成故事。與一般推理故事的分別在於,由於主人翁記憶錯置,也將讀者置入這錯置中,虛虛實實交替,有了一種魔幻感,不過作者說故事卻仍然依理依據,遂將讀者帶回現實。

故事發生在香港,不過寫的是語體文,只是偶爾會有一兩句香港用語,這是因為始終是寫給台灣的比賽吧。有人說陳浩基的寫作沒有其他以廣東話寫作故事般的狂亂走樣,但他寫的是推理故事嘛,總要有節有理。不過我也認同以廣東話書寫的話,是會有某種情緒傾向,比較放開?我不懂說。我倒很有興趣作者若以廣東話寫嚴謹本格推理,會是甚麼樣子。

再說一次不是推理迷,我理解的本格是精密設計的殺人計劃,當中犯人的詭計會令人有驚嘆之情。以本作來說,在殺人設計上卻並沒有太精妙,感覺比較多偶然而然的情況。毫無疑問地,故事最令人驚嘆的,是主角的身份逆轉時刻,將他前半的推理都推翻了,而這情況是由主角的精神疾病引起的。這個轉折來得很急,令讀者有點措手不及。但相對來說,就令故事沒有那麼本格了。

轉折在故事大概中間就已出現,情況也就急轉,突然間事情都推進得超快(說來其實故事也不過是兩三日的事)。在如此衝擊之下的主角,竟然可以快快重拾情況重新推理,感覺有點超過了。雖然有側寫的篇章去描寫主角,但感覺還未夠立體,去支持他在故事裏的神探味。

在大轉折後其實指向的真相只有一個,只是支節上會稍有不同,所以故事就失了張力。而可能是為了扣緊 PTSD 主題,所以真相與此也大為相關,只是我自己略嫌這設定太巧合。

以上只是雞蛋挑骨,其實這故事寫得流暢又好看,混合了推理的思考樂趣和記憶錯置的體驗。我們的記憶定義了我們的身份,我們依過去作出行動。當記憶變得不可靠時,我們當下的行動,也突然之間失去了基礎,但我們的大腦倒是很聰明地去填白,重新給予行動基礎,那可能是一種為保生存的機制。生存第一,真相次之。

Jacky16 Sep 17 2:21 am 寫關於書籍

Tags: , , , , , , [ 永久連結 | 引用 | 回應 RSS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