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Lost in Translation 迷失東京 – 異鄉的生命插曲

lostintranslation.jpg迷失東京,一如片名,兩個在異鄉迷失的異客相遇,發展了一段難以明狀的關係。

故事講述由 Bob (Bill Murray) 是過氣的外國演員,為了拍一個廣告而隻身到日本。Charlotte (Scarlet Johanson) 則是新婚的太太,跟丈夫工降來到日本。Bob除了工作之外的時間都相當無聊,雖然會與家人通電話,但說的都是家庭瑣事。Charlotte的老公是大忙人,根本就沒有時間陪太太。兩個人本來素未謀面,因為住在同一酒店下而認識了,展開了一段友誼。

因為身在異鄉,所以影片拍出了一些在外國人眼中很光怪陸離的日本,例如很長很長的一句日本語翻成英文只有幾個字,在電車上看色情漫畫看得津津有味的人。不過當中卻沒有嘲諷的成份,因為那不過是文化不同所產的差異。那只是人迷失在東京,東京並沒有迷失。

獨在異鄉為異客,為了一個自己也不太願意拍的廣告的Bob,可以看得出他因為事業停滯不前而有一種納悶的感覺,而這個角色也仿佛為了Bill Murray度身訂造,他本身的事業高峰在GhostBuster 1,2,及後也沒有太多令人深刻的印象了,也算是蠻有"過氣"味的一個演員,所以看上去更有味道。女主角Scarlet Johanson的演技發揮得很好,我看過她的另一套戲Ghost World,演的是反叛年齡的女孩到了獨立的年齡,雖然沒有什麼發揮,但也很討好。這一次在迷失東京中,則充份演出了在酒店獨對空房的獨寂。

他鄉遇故知,兩個人發展了一段很特別的"朋友"關係,他們約出來玩,在陌生的地方與當地的朋友盡興找樂子,他們會交流自己的看法、講心事,他們睡在床上看無聊的電視片,但他們卻沒有發生任何再進一步的關係。那也許是因為他們知道那是註定沒有結果,反而保持距離會更好,不會打破這種特別的和諧。到分別的時候,深深的一個抱擁,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美好地灑脫地結束。

這種關係,令我想起了張學友一首"生命的插曲",當然故事沒有詞中那麼煽情,說的是他們各自有另一半,卻遇上了~~

夜已悄悄飄過 沿途乘客沒有太多
但我不想說話 而你亦同樣痛楚
讓你我也醒覺 重投原有伴侶那方
在尾班車駛到後 留下你一個

望你勉強的笑 緩緩退後變細小
共我揮手作別 眼淚兒像雪飄
是你我也控制不了 浮沉塵世極渺小
獨自有心中所愛 但卻結識了

Woo…… 來讓我偷偷痛哭
他朝我倆 也會悄然的老去
Woo…… 忘掉這哀傷插曲
今天這樣的結束 從開始已結束

別要再去想我 你要接受這結果
可知他一天發現 到最後同樣痛楚
別要再去想你 我也接受這結果
讓我可跟她過活已不錯

其實片子還算是平凡的,平平淡淡的交代一段似有若無的感情,所以有些地方還算是蠻悶場,不過這始終不是機關算盡的商業,所以那沒有令我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