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開卷筆記 – 量子之夜

Robert J Sawyer 這小說很明顯地是先有想討論的東西,然後再依此設計人物和情節,他自己本身也是這麼說的。因此感覺上故事的設計味會很重,好像都為了那個主題服務 ,角色本身的意志就顯得相對薄弱,故事性也比較差。更何況作者今次要談的也並不容易:精神變態、意識和功利主義;能夠用故事串連看來也已經很難得了,因此書裏亦難免很多拋書包的情況,主角們本身是科學家哲學家,談話內容就直接引經據典。

[以下劇透,其實我覺得透了也沒所謂,但現在劇透死全家,保妻兒戴頭盔]


這故事的設計是有趣的,作者亦參考大量書藉(可見維基)去補充科學上對於精神或意識學的發現,其一是有關我們失去意識的時候,究竟發生甚麼事,在科學上其實並不很清楚,以至於有關麻醉藥,我們懂得怎麼用,但實際上如何運作則不太清楚。有學者認為意識是神經元微管的量子疊加狀態,作者的故事依此理論來展開故事:發現人類有三種疊加態的意識,書中稱為 Q1/Q2/Q3,Q1就是有一個疊加,Q2就是兩個疊加,Q3就是三個疊加,無意識者就是無疊加狀態。

Q1者是哲學喪屍(Philosopher's Zombie)。這原是在哲學上的一個假想,哲學喪屍外表與人無異,也懂得回應刺激,但其實並沒有意識。哲學喪屍是否存在?在邏輯上是否可行?這個假想原是用來討論如唯物論、行為主義等是否正確,在故事裏變成確切的存在。Q1沒有自由意志,行動上是自動回應環境,並會有從眾的傾向。現實上,我們有很多時都活「自動導航」模式,可能就是哲學喪屍的狀態。

Q2是精神變態(psychopath),事實上精神變態的人口比我們想像中的多,他們未必一定要是有傷害人的傾,而是對人沒有同情心,會將其他人視作工具,因此在表現上可能甚至是充滿魅力、有領袖性格、能言善道的,與我們在大眾文化中對於精神變態的刻版印象可以相差很遠。在故事裏精神變態,就是有自由意志,但沒有良知的人。故事裏主角擁有一項技術,可以從影片拍到的瞳孔看出誰是精神變態;他被邀用這技術在一宗殺人案做辨護,卻被控方發現了自己有一段失落的記憶,尋找這記憶成為故事主線。

Q3主角名之為CWC(Consious with conscience),有自由意志,會批判思考的人,有良知的人。在他們腦中會一直有一把內在的聲音,去問他們做的事是否正確?有沒有顧及他人?他們會反省自己的行動,改正自己。

故事裏研究發現 Q1:Q2:Q3 在全球人口的比例為 4:2:1,即70億人口裏面有40億哲學喪屍,20億精神變態,僅有10億人擁有良知。哲學喪屍我們分辨不出來,卻原來是驚人地多;作者以此解釋一些從眾行為,由球迷騷亂引至街頭破壞,到政治狂人吸納大堆支持者等。這比例除了說有良知的人只屬少數外,也說了為數不少的精神變態者,可以用哲學喪屍為工具而達到個人目的。這個比例除了方便(底數是7)外,還其實暗合我們可能會有的政治不正確的感受,好人少、壞人多、蠢人佔更多。

主角吉姆是心理學教授,是個奉竹行功利主義的人,支持所選擇的行動帶來最大的效益,也就是在電車問題必然會選擇拉桿的人;他身體力行地吃素、定期捐款、支持墮胎等等。他發現自己一段失落記憶,原來是做學生時的實驗所至,那實驗原本是用來開發軍方不用發聲就能通訊的技術,卻意外地將本來是Q3的他打入了Q1,他於是失卻了這段記憶。那段時期他結識了一個女朋友但分了手,這位前女友凱拉現在在加拿大光源研究所工作,發現Q1/Q2/Q3的意識狀態。她聯絡吉姆有關Q2與精神變態有關的研究,也幫助吉姆得知他失憶時對她做了可怕的事,往後發現他在失憶時期尾段由Q1變成Q2,再又變回Q3。她後來跟吉姆得出上面說的Q1/Q2/Q3所代表的意識狀態,也與主角重燃愛火。

對於功利主義來說,發現Q1:Q2:Q3是4:2:1,其最大的效益,或所能行的最大的善,就是保守秘密。因為若給人發現原來人類有這種分類,必然會導至一番道德、哲學、政治甚至權力的爭議,引來人間大亂。我們現在普遍奉行的是自由主義,給人最大的自由人們去尋求幸福就是對社會最好的選擇,當中相信人性本善。量子意識意味著有一堆沒有良知的人,那就抵觸了這個假設,然後依此展開的自由平等原則就會崩潰。

你或許可以預見到作者要用這來發炮了,還要再來幾個設定:故事裏凱拉有個哥哥,跟吉姆接受同一個實驗,卻變成昏迷二十年,他陷入了無意識的狀態。凱拉在工作的地方拿到一枝量子音叉,可以引發微管中的量子疊加態,於是她用在哥哥身上,她哥哥就醒來了,然後發現他原來是Q2精神變態,變成現在有種內在聲音,常常問自己做的事對不對,他很不習慣甚至討厭這樣子,他變成了Q3。凱拉的研究發現,是可以這樣子來重啟量子意識的,而且會跟據狀態偱環,即Q1變Q2、Q2變Q1、Q1變Q3。在日常基於量子糾纏,人們的量子狀態不會亂跳躍,用能量少的量子音叉只能偶然成功;但如果功率夠大的話,例如使用光源所裏的加速器,會能夠使全體人類做量子意識的跳躍。

然後穿插在在故事中的政治新聞,美國總統加強非法移民的管制,加拿大各地擾亂升溫,美國藉機入侵以重掌秩序,防止亂民入境美國;同時間俄羅斯的普京視之為威脅,派兵加拿大與美國對峙,大戰隨時爆發。而吉姆在美俄領袖的高清影像中,以他的瞳孔技術發現,這兩位領袖都是精神變態。身為加拿大人的主角,而又知道手上有方法,可以用光源所來重啟全人類的意識狀態,他可以怎麼做,來達到功利主義裏最大的善?

他知道可以以此來使兩個Q2總統,變成下個狀態的Q3,成為有良知的人,免去人類一大劫難,這應是一大功德。但問題是因為量子糾纏,重啟後的人類意識狀態Q1:Q2:Q3之比,就會變成1:4:2,變成精神變態者最多,這可能是個更可怕的世界。以功利主義來說,最佳的選擇應該是重啟兩次,那麼比例就是2:1:4,最多人擁有良知,最少精神變態,這應是計算出來最大的善了。然而身為Q3的主角就會變為Q2精神變態;凱拉因為自己的女兒是Q3,所以拒絕幫助吉姆,因為這會使她女兒變成Q2。

在這裏功利主義當中的計算,一如電車問題的放大版,一方面讓人感到陰森可怖很不安,始終涉及的是其他人的人生,對於主流自由主義者,在沒有被知會的情況下改變了,那是嚴重防礙個人自由意志;一方面又似乎在邏輯上很難推翻,世界上有越多人有良知,似乎是一大躍進,一種升級。再者主角自知會變成Q2也義無反顧,也似乎是無可指責。

當然我們還是可以問,這是否就是最大的善?歷史中人類的進程,是否與這人口比例有因果關係?我們甚至在人類是否正在進步,也有很不同的想法。有更多良知的人能造就更美好的世界,會不會只是一廂情願的幼稚想法?再進一步就是,書中有量子意識跳躍的例子,凱拉的哥哥對於自己由Q2轉至Q3的情況,不僅僅不習慣,還覺得非常討厭,因為他以前不用顧他人感受,現在卻要思前想後,這有為他自己個人帶來快樂嗎?如果他也不快樂,那麼全球那麼多人意識跳躍,也會感到快樂嗎?會不會加總起來其實不快樂?甚至是不可以加總的?(若根據跳躍規則,Q1跳至Q3的40億人可能並不困擾,Q2跳至Q1的也不會有感覺,Q3跳至Q2的可能還會覺得很爽...)

就是這麼的一個設計場景,來探討了功利主義的哲學問題,事實上這很像哲學家常用於討論的假想故事,用來做了一場思想實驗。好此道者會覺得有趣,不好此道者或會對於劇情進展之慢和假想情景之離地而嗤之以鼻,當中將人性的簡化和傲慢也或許會令人反個白眼。但若不說這假設故事是否合理,故事還有設下另一個議題:當科學證明人真的有高低之分,我們是否會依真相來做決定?畢竟人文主義、自由主義的興起等等也不過幾百年歷史而已。

回應

Mentions

  • 2018開卷記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