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開卷筆記 – 人性中的良善天使

這本書無論是要拿來看還是寫這篇筆記,都相當沉重,因為其太厚重了(所以這篇就從簡吧...)。我想我自己讀了大概一個月,當中內容當然是包山包海地豐富,但主題卻又很明確:人類的暴力行為一直越來越少,這有違我們近年的感覺是世界越來越亂,再加恐怖主義、民主退潮之類的說法。作者搜集各方各面的數據,來證明這個下降趨勢,書中圖表又圖表,全都指向暴力之下降到人類新低。接下來的問題就自然是,為甚麼?會持續嗎?作者亦從如認知心理學、社會學等去看並立論。書篇幅之長看到作者的野心是想面面俱到,所以讀者就得看他慢慢地舖排、演譯數據、解釋、立論,也需要一點耐力(如果讀紙本更需要手力)。

文明的進程

書前大半都是比較多述說歷史,看以前的社會其實以現在的眼光來看是多麼的暴力,對於暴力情景描寫不敏感的在下,讀前幾章也讀到足以反胃。作者當然不是嗜血描寫,只是堅持完整描述而已。人類的暴力以各種各樣的因素而施行,可以是較為原始的爭取地盤、資源、求生,到比較有文明時的邦國之間的戰爭、宗教、政治暴力、意識形態等等。

歷史上作者切分了不同時期(其實也是引用其他學者的說法),例如長平、新和平等等,都是暴力顯注持續下跌的時期。當中重要的是人道主義和權利革命,使我們對於人命價值更加重視了不少,也對所謂非我族類有更有同情心,為女性、奴隸等等爭取平權,甚至現在已擴至其他物種身上。

在社會結構上,作者一再提出霍布斯的巨靈論(利維坦),巨靈政府獨攬了行駛暴力的權力之後,人民有甚麼紛爭不滿,都可以有個大家都同意的第三者作定論,而不用每每自己私下以暴力解決。巨靈政府越是有效,暴力數據就越來越少,而我們也轉而讓越來越多東西給巨靈政府託管。其他的歷史驅力包括:自由貿易、女性主義、世界主義和理性的提升。

倒退?

很多人對於兩次世界大戰的感覺是,果然人類還脫不了暴力,在科技之助下殺傷力更驚人了。明明之前是啟蒙時期,帶來了理想、人權等等思想。作者在此以數字來顯示,死傷人數是多,但因為總體人口增長了很多,所以死亡的人口比還是低的。他主張古時更頻繁的例如部落戰爭死傷比率更慘重,但礙於我們沒有更多的記錄來對比研究,所以未能作數據比較。

數據上注意到特別是在美國有60年代的暴力數字有所增加,他將此歸因於當時流行的反文化、嬉皮文化、性解放等等,崇尚追求自我感覺而多於他人,其中標誌是胡士托音樂會。巨靈政府在這時也放軟手腳,容讓這這些暴力發生,這多是當時的文化和氣氛所致,令政策制定者與執法人員都相對寛鬆。

魔鬼與天使

作者很自然地使用自己的專業去試解釋,他否定人類有毀滅本能這種流行說法,也就是所謂「暴力液壓系統理論」。對於我們在歷史上看到的暴力行為,可歸因於五種心理:掠奪或手段暴力、統治、復仇、虐待、意識形態,是為人類五個內在惡魔。

良善天使則有四位:同理心、自制力、道德觀與理智。每一項他都作超詳細的描寫,例如同埋心一段,他寫一搬大眾都將同理心廣義化成等同例如同情心、大愛之類,並誇大其效。但其實變態殺手也是很有同理心的,他就是了解受害者會受苦他才過癮(即上述虐待內在惡魔)。同理心還得需要結合其他天使才發揮作用。談到道德觀時,他亦有引用不同學者,《好人總是自以為是》作者Johnathan Haidt的道德羅盤論等。但總的來說,作者給我的感覺,還是最看重理智。

這些天使發揮力量,使得上面所說啟蒙時代的人道主義和權利革命發展成為可能。對科技論述比較敏感的我,在這裏可見是科技有可能是一股重要推力,例如印刷術使知識能普及,閱讀故事也讓我們更能以他人之角度去看事情,了解他們感覺,提升了同理心的發展。路道、交通的發展使交流更加頻繁,也讓人有機會一看其他人的世界。事實上資訊交流越密越多,一些意念就傳播得更快了。

理性能力之提升,使我們知道與他人合作的好處,遠大於侵略,可以做成雙贏局面。而即使因為資訊不全而做成囚牢困局,研究證明在重覆情況下還是一報還一報策略最為有效,亦即是先嘗試合作。作者將囚牢困局連同巨靈政府的存在,做了一番稱為「和平困局」的分析,結果是合作是最理性的選擇,暴力行為並不划算。

質疑

雖然作者列出諸多證據,但討論人類未來的走勢,自然有很多爭議。有的說他用死亡率而不是死亡數是不妥的;有的覺得他在取樣上會有偏誤,例如狩獵採集者的資料取樣不夠代表性,使得認為史前人類比我們暴力多;有的認為戰爭的發生是複雜事件,受到肥尾影響,基本上是難以預測走向的黑天鵝事件,所以這種趨勢分析根本無用。

對此他也有一長FAQ作回應。然而在書中他也早戴頭盔,說並不知道未來暴力會否上升,他只是想研究暴力是否下跌和其原因。如果我們知道和平的內在運作原則,或許對我們維持和平有所幫助。

然而問題可能就是他所推論的原因都是他比較感興趣的部份,的而且確在數字上見到例如智力提升與暴力減少有相關,但在如此複雜的現象,是否已考慮所有原因?例如科技論者可能愛說印刷術帶來的影響,由於其線性和邏輯,是現代理性的關鍵之類。亳無疑問地,他所列的原因,是相當有說服力,推論也很直覺,會覺得很合理。但始終我們就是不能簡化暴力發生的模型,權衡眾多潛在原因,那個影響最大,怎樣投入會有怎樣結果等等,始終如上文所言,這是一個複雜系統。

不過作者的話並未說完,他的下一本著作《Enlightment Now》已出版,頁數不少,繼續談理理性、科學、人文主義、進步主義,繼續引用其他不同數據,看看暴力以外,包括健康、財富、公平、環境、生活水平等等,令人想起已故 Has Rosling 的數據演講

回應

  1. 雖然作者列出諸多證據,但討論人類未來的走勢,自然有很多爭議。有的說他用死亡率而不是死亡數是不妥的;有的覺得他在取樣上會有偏誤,例如狩獵採集者的資料取樣不夠代表性,使得認為史前人類比我們暴力多;有的認為戰爭的發生是複雜事件,受到肥尾影響,基本上是難以預測走向的黑天鵝事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