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開卷筆記 – 文字交易所

這小說在編排上可以說是很傳統,由一條父親失蹤的故事線開始展開,發現種種秘密與真相,而整個城市以至世界也正在受到相關的威脅。有謎題、秘密、探險、背叛、愛情,人物也夠豐富,作者在打造那個世界時花不少心力,也有考究。這種種加上來本應是引人入勝的,但對我來說卻有一個大問題,就是對本書的大穚「文字流感」我是不太感冒的。

[以下劇透]

故事像在近未來,隨身智能裝置已經去到近乎能讀心的地步,人人都有的「模因機」例如能夠在你差不多想叫車或者發訊時就開相關程式,這當然給我們在生活上帶來了很多的便利,但亦帶來後果,就是讓這些機器幾乎壟斷溝通,所有與人的交流都以機器代理後,書中先出現人們經常地執筆忘字,要靠在模因機上即時查詢;然後是一些比較精緻的詞漸漸淡忘,以一些簡單的詞彙代替。模因機的共時公司搞起了「文字交易所」,先是靠忘字查詢收費, 然後發展到讓用戶自創新詞,讓大家投票評分等等。

正在這時,共時公司出新型號「鸚鵡螺」,是一種更侵入式的機器,不用螢幕,直接接到神經的機器,在開賣時大受歡迎,卻引發了一種神祕流行病,患者發燒頭痛,語言開始不通,句子中會插入不明詞語,漸漸變成失語症,是為文字流感,開始席捲全世界。作者本身在被視為夕陽產業的字典社工作,父親是字典編輯,卻在這波交字流感前突然失蹤,人間消失。身為女兒的主角靠著父親留下的點點線索,發現其失蹤與這波流感大有關係,當中涉及共時公司、字典社與一個神秘組織。

共時公司的如意算盤是想靠人們在忘字之時上交易即時創造新詞收費的,所以便會收購起字典公司這些提供準確字義的地方,以近乎垃圾的即時生成語言取代之,然後收到生成詞語訊息的人為了解讀又要上交易所買字義,巡環生產需求和消費。但很容易想像得到,這種玩法很快就會崩潰,因為用戶自己能真正掌握的字詞會越來越少,而字詞的價值本在於通用,這裏卻變成越來越不流通,其使用價值亦隨之降低,本身又沒有收藏價值或交換價值,假使沒有發生文字流感,從經濟學角度照理很快用戶就會退場。故事裏可以以共時公司大到不能倒、用戶嚴重依賴模因機等等因素,去為這種商業行為背書,但還是感覺不太合理。

當然文字流感才是重點,其中的意思是壁壘分明地:新科技使我們喪失溝通和思考的能力,舊的印刷媒體才是救贖。但文字流感本身設計成一種可以通過「鸚鵡螺」感染或人傳人的病毒,那麼就削弱了這個議題,因為一個完全不碰電子產品的人,還是有可能感染到的。作者對於文字流感的病理並沒有清晰界定,總之就是真實病毒混入神經連接機器造成,而有效治療除了藥物,就是隔離電子產品和寫作靜養等等。因此,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好像就是運氣不佳,幾個巧合將事情放大了。

因為對病理沒太理清楚,我們竟然也很難得出這種典型思路:語言是思想的載體,語言的缺失令我們思想變得狹窄、缺乏層次和深度;螢幕使我們失去耐性,走馬看花,不能連結起較大的概念;這整使我們變笨,笨到失語,甚至失智。

故事黑白分明,可現實卻仍然是有很多灰色地帶,新科技有缺點但也有優點,就以文字書寫為例,當初又豈不是被人指會讓人無記性、減少對話交流、容易傳播假消息等等?故事對電子產品寫成萬惡,就沒有了探討和討論的餘地,也沒了讀者的思考空間。

在寫作上在文章中滲入失語字是有趣的,令人想起《獻結阿爾吉儂的花束》 ,日記體形式亦將因為電子產品而產生思緒混亂表現得好好。只是失語字比重不少,去到中後變作讀得有點煩厭,又或者其實是我自己已有點患上文字流感,比較沒耐性吧。

回應

Mentions

  • Fong Yun

*